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益民教育生活馆

核心目标:对话生活、旨归语用、承传文化、觉解生命!

 
 
 

日志

 
 

《过河》的教学要点(原创)  

2007-11-19 19:32:10|  分类: 观课评课(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薛老师要上一节展示课,上周预上了一下,是关于综合性学习的课,我很“不客气”的指出了课的不足,哪知他“当真”了,换成了一节阅读课,选了周涛的散文《过河》,我很钦佩他的“较真”和勇于挑战。竟然临场换“枪”,还是一篇“陌生”的散文。

感动于他的这种精神,下午硬是“挤出”时间,听了他的“预上”,刚回到办公室,他又“追”了过来,虚心的向我“讨教”。本来想应付应付,这样一来就不好意思了,呵呵!

文章的作者是军旅作家周涛,他与贾平凹、余秋雨、史铁生等人的散文一样被称为“大散文”。有评论家认为:周涛散文之“大”是气势沉雄、意蕴深远、笔力雄健。在周涛的笔下,草原、戈壁、雪山到处都充满了生命的活力——空中有猛禽苍鹰、鹞子,稀世之鸟以及气质高贵的红嘴鸦,地上有奔驰的马、牛、羊群、细狗和雪地中如“红色的火焰”的狐狸,草原上那些野菊、毛地黄、风铃草、冰草、马铃、蒲公英、野葡萄和草莓盛开怒放,欢度着自己的生命节日。但比较起来,周涛写得最多、最倾注感情的是两个主题——一个是马,一个是骑手(牧人)。

《过河》是一篇充满传奇色彩的散文,“我”驭马过河,但马却逡巡而退缩,想尽一切办法仍不奏效后,准备把马寄放在河边的毡房,自己先过河去办事。毡房中一位80高龄的哈萨克族老太太,衰老枯瘦,卧病在床,当“我”说明请求事宜后,老人竟示意将她扶起走到河边,又示意将她扶上马鞍。在“我”惊恐惶惑的目光中,这位哈萨克老太太竟有力地控制了马缰,策马跃入河中,把这匹看似顽愚实则机灵的马驾驭过了河!

学习这一课,有三个要点:一是散文的主题把握,这是难点,也是重点;二是对比手法的运用;三是语言风格的品味。

先说主题。“我”想尽了办法马依然不肯过河,倒是一个80岁的连走路都需要扶的哈萨克老太太轻松的策马过河。它的象征含义却清晰地蕴含其中:马背上的骑者是永远充满生命活力的,马背上的民族是不畏惧任何艰难险阻的,生活在这充满活力的世界,就应当做一个敢于并善于驾驭任何骏马的好骑手。余秋雨曾赞美胡杨树是“一千年不死,死了一千年不倒,倒了一千年不朽。” 这表面虚弱实则充满着顽强的生命的张力正是哈萨克这个马背民族生生不息的写照。

靠什么去策马,仅仅原始的生命力吗?不,至少不完全是。韩愈在《马说》里有这样一句话“策之不以其道”,驭马是要“以其道”的,不是凭蛮力,更不是“用皮帽子蒙住马的眼睛,先在草地上奔驰,然后暗转方向直奔河水,打算使其不备而奋然驰过。”的欺骗。这种“道”,是千百年来哈萨克民族生存之道,是与自己的马相容共契的天道。

学习本文,有了对主题的真切感受后才能去揣摩文章的艺术手法,首先是对比,“我”是文章线索性人物,也是“哈萨克老太太”的衬托性人物,对比点有这样两处:年龄的对比、驭马方法的对比,这是物象的对比,更是意象的对比,我的表面的强悍却隐盖不住内心的虚弱,老太太的表面的虚弱却蕴含着无穷的生命力;马对于我是个工具,实现目标的工具,而对于老太太是“马人合一”!

还有一处类比:

卧在床上,似有重病。她抬起眼皮,目光像风沙天的昏黄落日,没有神采;而那身躯枯瘦衰老,连自己站起来也很困难似的。看样子,她至少有八十岁;垂暮之年,枯坐僵卧,谁知哪一刻便灵魂离开躯壳呢?

她那瘦小的身躯刚刚落鞍,那马的脊背竟猛然往下一沉,仿佛骑上来一个百十公斤重的壮汉,原来的那种随随便便满不在乎的顽劣劲儿全不见了,它立得威武挺直,目光集中,它完全懂得骑在背上的是什么样的人,就如士兵遇上强有力的统帅那样。 

越是虚弱,老太太策马过溪越发神奇。

第三个教学要点我不得不说说文章的语言了。

1、这时我才发现,我骑了一匹极其愚蠢的马。

2、这匹蠢马,这个貌似矫健的懦夫!它的眼睛惊恐地张大,前腿劈直胸颈往后仰,仿佛面前横陈的不是一条可爱的小河,而是一道死亡的界限或无底的深渊!

3、它四蹄朝后挪蹭的劲儿突然被火烧似地转化为前进的力,踏踏地跃进河中,水花劈开,在它胸前分别朝两边溅射,铁蹄踏过河底的卵石发出沉重有力的声响,它勇猛地一用力,最后一步竟跃上河岸,湿漉漉地站定。

有了主题的把握和对比的赏析,语言的品味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周涛的“大散文”,在于他的视野开阔、由物及人,由人及民族、由民族及历史,这是种由表及里直至触及文化的大手笔,读他的《过河》,总觉得有很多地方具有象征的意蕴和传奇色彩。然而这种开阔与坦荡却并不排斥对于细节的刻画,上面所举的三个句子既有边塞诗歌的雄浑与苍茫,也有工笔画的细腻与传神。

周涛出生在山西,中原文化是其根,又长期生活在新疆,西部文化又渗入了他的文化的内质结构,《过河》就是两者结合的代表作。

以上的絮叨不知对薛老师有无启发。

 

 

过  河

  作者 周涛

< a href="#" target="_blank" >《过河》的教学要点(原创) - 三槐堂 - 三槐堂教育博客 
< a href="#" target="_blank" >

这时我才发现,我骑了一匹极其愚蠢的马。一路走了二十多公里,它都极轻快而平稳,眼看着在河对岸的酒厂就要到了,它却在河边突然显示出劣根性:不敢过河。

它是那样怕水。尽管这河水并不深,顶多淹到它的腿根;在冬日的阳光下,河水清澈平缓地流着,波光柔和闪动,而宽度顶多不过十几米,但是它却怕得要死。这匹蠢马,这个貌似矫健的懦夫!它的眼睛惊恐地张大,前腿劈直胸颈往后仰,仿佛面前横陈的不是一条可爱的小河,而是一道死亡的界限或无底的深渊!

< a href="#" target="_blank" >《过河》的教学要点(原创) - 三槐堂 - 三槐堂教育博客

< a href="#" target="_blank" >

我怀疑这匹青灰色的马儿对水一定患有某种神经性恐惧症。也许在它来到世间的为期不算很长的岁月里,有过遭受洪水袭击的可怕记忆,因而这愚蠢的畜牲总结了一条不成功的经验。像一个固执于己见的被捕的间谍似的。任凭你踢磕鞭打,它就是不使自己的供词跨过头脑中那个界限。

我想了很多办法——用皮帽子蒙住马的眼睛,先在草地上奔驰,然后暗转方向直奔河水,打算使其不备而奋然驰过。结果它却在河沿上猛地顿住,我反而险些从马头上翻下去。不远处恰有一个独木桥,我便把缰绳放长,自己先过对岸,用力从对岸那边拽,它依然劈腿扬颈,一用力,我又差点儿被它拽下水。

面对如此一匹怪马,我只好长叹:吾计穷矣!但今天又必须过河,我必须去酒厂;倘要绕道,大约需再走二十公里。无奈之下,只得朝离得最近的一座毡房走去,商量先把马留在这里,我步行去办完事再来取。

< a href="#" target="_blank" >《过河》的教学要点(原创) - 三槐堂 - 三槐堂教育博客
< a href="#" target="_blank" >

一掀开毡帐我就暗暗叫苦,里面只有一位哈萨克族老太太,卧在床上,似有重病。她抬起眼皮,目光像风沙天的昏黄落日,没有神采;而那身躯枯瘦衰老,连自己站起来也很困难似的。看样子,她至少有八十岁;垂暮之年,枯坐僵卧,谁知哪一刻便灵魂离开躯壳呢?可是既然进了门,总不好扭头便走,我只好打着手势告诉她我的困难和请求,虽然我自己也觉得等于白说。

她听懂了(其实是看懂了)。摆摆手,让我把她从床上挽起来,又让我扶她到外边去,到了河边上,她又示意,让我把她扶上马鞍。我以为老太太的神经是不是也不对劲儿了?她连路都走不稳,瘦弱得连躺着都叫人看着累,竟然“狂妄”得要替我骑马过河,这不是拿我开玩笑吗? 我这样年轻力壮的汉子尚且费尽心机气喘吁吁而不能,她?能让这匹患有“神经性恐水症”的马跨进河水?我无论怎样钦佩哈萨克人的马上功夫,也不能相信她眼前这种可笑的打算。

< a href="#" target="_blank" >《过河》的教学要点(原创) - 三槐堂 - 三槐堂教育博客

< a href="#" target="_blank" >

可是当我刚把她扶上马背,我就全信了。她那瘦小的身躯刚刚落鞍,那马的脊背竟猛然往下一沉,仿佛骑上来一个百十公斤重的壮汉,原来的那种随随便便满不在乎的顽劣劲儿全不见了,它立得威武挺直,目光集中,它完全懂得骑在背上的是什么样的人,就如士兵遇上强有力的统帅那样。(这马不愚蠢,倒是灵性大得过分了)它当然还是不想过河,使劲想扭回头,可是有一双强有力的手控住了它,它欲转不能,它四蹄朝后挪蹭的劲儿突然被火烧似地转化为前进的力,踏踏地跃进河中,水花劈开,在它胸前分别朝两边溅射,铁蹄踏过河底的卵石发出沉重有力的声响,它勇猛地一用力,最后一步竟跃上河岸,湿漉漉地站定。

我把老太太扶下马,又把她从独木桥上扶回对岸。然后在她的视线里牵马挥手告别(我不敢当她的面上马)。她很弱,在河对岸吃力地站着,久久目送我。

此事发生在一九七二年冬天的巩乃斯草原,而天山,正在老人的身后矗立,闪闪发着光。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