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益民教育生活馆

核心目标:对话生活、旨归语用、承传文化、觉解生命!

 
 
 

日志

 
 

莫把“问答”当“对话”(原创)  

2007-12-22 19:34:37|  分类: 规划课题(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课堂新问题诊断》(天津教育出版社)一书收录(p46~52) 

从“满堂灌”到“满堂问”是一种进步,从“满堂问”到“有效问”更是一种进步,而从“有效问”到“对话”则是一种革命性的进步了。然而在实践中,我们仍然对“对话”存在着误区,有时错把“问答”当“对话”了,为此,我们有必要首先要厘清一下什么是“对话”,先来看看余文森老师对“对话”阐述:

简单地说,对话是师生基于互相尊重、信任和平等的立场,通过言谈和倾听而进行的双向沟通、共同学习的过程。

余老师这段话更多从课堂“对话”的精神价值来阐述“对话”的,巴西教育家保罗?弗莱雷“对话教学原理”认为,教育具有对话性,教学意味着对话主体间一种民主、平等的双向交流,意味着一种视界的融合、精神的相遇、理性的碰撞和情感的交流,意味着一种对话主体各自向对方的“精神敞开”和“彼此接纳”,意味着一种经由对话的共享、共生、共长。

而“问答”是知识权威的集中体现,也是人格权威的外化。与“对话”不仅仅是形式有别,更是理念的不同。

我们似乎可以用这样的四个关键词来考量“对话”:平等、交锋、增值、有效。

一、平等

“平等”是对话的基础,余文森老师指出:对话作为一种教育精神,它强调师生人格的平等,即师生之间只有价值的平等,而没有高低、强弱之分。在对话中,教师与学生作为有生命的、具有平等地位的人相遇,相互尊重彼此的独特个性,自由而持久地交换意见,共享不同的个人经历、人生体验。

但在实践中,“假民主”经常充斥着课堂,来看两个例子:

师:今天天气很好!(生微笑)大家可不要辜负了这大好时光呵!(生稍稍正坐)上节课,我们已经学过了《<伊索寓言>两则》的第一则。今天,我们一起学第二则寓言。同学们想怎样学习这则寓言呢?(学生来了劲头)

生1:让我们自学。

生2:老师讲。(学生开始争论)

师:好!那我们来举手表决。(赞成自学的占大多数)把手放下,那这堂课就以大家自学为主!那么,怎么自学呢?第一步,大家是不是要熟悉故事内容?

生:对!(情绪有所高涨)

师:那就请同学们自读课文,注意字词的读音。(生读课文,再齐读)

表面上看来是征求学生意见,是自学,还是老师讲,大部分学生说“自学”,于是乎要“自学”了,但本节课最终还是老师讲为主的,所谓征求学生意见,倒有点像某些国家的选举,表面上大家投票,其实早就“内定”,选一选,做做样子罢了,在我国这样一个有着几千年专制传统的国度实施“对话”教学,真有点“难为”我们的老师了,有时不经意间暴露的,更接近了真实。

还有个课例,是个著名特级教师的:

师:上课的铃声马上就要拉响了,大声地告诉老师们,上课好,还是玩好?

生:上课好。

师:玩好不好?

生:不好。

师:你们说的是实话吗?让我说呀,玩最好,上课好不好呢,这事我们得体验体验,40分钟以后你再来谈你的体会,好吗?

生: 好。

师: 时间已经很晚了,我就不再多介绍了,那么一会儿呢,小朋友就会了解吴老师,吴老师呢也会认识我们在座的每一位小朋友。现在,我们商量商量,可以上课了吗?

生: 可以.

师:批准啦?

生:(面带笑容,高兴地说)批准了!

师: 上课!

网上有人“赏析”曰:“多新鲜的事!老师和学生商量,可以上课了吗?还要批准呢!学生心中是如何的喜悦和自豪。寥寥数语,可以看出吴老师是把学生看成发展中的人来看待。”这位“吴老师”要讲《平均数》(数学),但这个导入貌似“民主”,“上课好”还是“玩好”,当然是“玩好”,孩子们“不说实话”就是从现在开始“养成”的;至于上课要学生“批准”,那简直是做作!从本节课“平均数”来看,这个导入是无效的。余映潮老师曾批评一些“公开课”“缓入早出”,这里是“缓入”的典型。

李镇西老师最近给我校高一年级上了一节“班会”课,一开始问孩子们想聊什么话题,孩子们面面相觑,不能理解眼前这位“民主”的老师用意到底何在,“话题”竟可以由他们取定。沉默半晌,李老师只好请第一排一位女生回答,女生说:聊“爱情”吧。李老师十分满意,但还要继续“民主”一次:你为什么要谈这个话题?女生的回答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你的课件上有“叩问爱情”四个字!

民主、平等是对话教学的第一要义。没有民主与平等,师生之间是无法对话的。因为对话的现代意义不仅仅是狭隘的语言交谈,而是师生双方各自向对方敞开精神和彼此接纳的过程。教师虽然闻道在先,知识丰富,但在与学生对话时应尽可能保持一种和学生类似水平的童心,甚至时常要保持一种“无知”的状态,将知识上的引导化为无形、隐形,这样来充分激发学生自已思考的动机和热情,这应当是教学的真正智慧所在!有了“平等”,并不自发产生“对话”,还要有师生、生生等的思想“自由而持久地”--

二、交锋

看个例子:王老师《蚊子和狮子》(寓言,人教版七年级上册):

……

师:(兴奋地)同学们再想一想,这个故事给我们什么启示?

生1:(思考后)我们应该虚心做人,“虚心使人进步”嘛!

生2:我们取得了优异的学习成绩可不要得意忘形。

师:(点头赞许)还有吗?

生3:蚊子将要成为蜘蛛的美餐时的叹息启示我们:受到挫折要及时反省,这样才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生4:蚊子朝狮子脸上专咬鼻子周围没有毛的地方,这告诉我们:弱者面对强者并不可怕,只要能抓住对方的弱点,就会变弱为强,并战胜对方。

这是“问答”,不是“对话”,问题是“这个故事给我们什么启示”,有4个学生作了回答。是一种知识储备的再现,大脑充当了“硬盘”,点击“启示”这个关键词后,各人搜索到了相应的“条目”,缺少师生对话主体间思维的碰撞。对话作为一种认识方式,它强调师生间、学生间动态的信息交流,通过信息交流实现师生互动,相互沟通,相互影响,相互补充,从而达到共识、共享、共进。

再来看看孙建锋老师《散步》(人教,七年级上册)的一个镜头:

师:从课文的哪些语句可以看出伴随母亲的时日已短?

生:“天气很好。今年的春天来得太迟,太迟了,有一些老人挺不住。但是春天总算来了。我的母亲又熬过了一个严冬。”

师:“今年的春天来得太迟”是埋怨春天——

生:埋怨春天来得太晚了。

师:这里用了两个“太迟”,是不是重复了?

生:不是重复,是强调春天来得太迟了。

师:埋怨春天来得“太迟了”,是责怪冬天呆的时间太长了。严寒的冬天遏制生命,所以,有一些——

生:“有一些老人挺不住”。

师:听我读——“我的母亲又‘度’过了一个严冬。”

生:“我的母亲又熬过了一个严冬。”不是“度”。

师:听得真仔细,我改正——“我的母亲又熬过了一个严冬。”

师:“熬”与“度”,不一样吗?

生:“熬”字,可以想见母亲挺过严冬十分艰难;“度”则显平淡。

生:从“熬”字,可见母亲每活过一天,都很不容易。若换成了“度”,那种感觉就没有了。

生:“熬”,是熬煎,是难过,是痛苦,是不容易;而“度”,比较中性,日子好过、歹过,都可以用“度”。

师:说得好!

生命多么脆弱!严冬,对于身体羸弱的老年人,就是一个坎儿啊!珍惜生命,热爱生命的人,怎能不盼望春天,盼望春天带来新的生机,“春天总算来了”,你看那南方初春的田野一-

这里的“碰撞”有5个来回:1、哪些语句可以看出伴随母亲的时日已短?2、“今年的春天来得太迟”是埋怨春天?3、这里用了两个“太迟”,是不是重复了?4、严寒的冬天遏制生命,所以,有一些?。5、“熬”与“度”,不一样吗?5个来回后,孙老师无限深情的说:“生命多么脆弱!严冬,对于身体羸弱的老年人,就是一个坎儿啊!”

还是孙老师执教《最大的麦穗》一课时的一个片段:

生:课文最后一句话“追求应该是最大的,但把眼前的一穗拿在手中,这才是实实在在的。”让我懂得:人应该有远大的理想,但也应该注重现实。比如,我的追求是考上北大,如果南大录取了我,我首先上去,以后我还可以再考北大的研究生呀!

师:这样,你既读了南大又读了北大,如此的大学经历,是美妙的,也是双赢的!(孙老师取出一片竹叶)这是我去年从清华校园摘的,我想赠给你。看到这片竹叶,你想到了什么?

生:我想由考北大改为考清华!

(台下大笑)

师:我希望六年后,能读到一封来自清华园的信,而这封信正是你写的。

生:一定会的!(学生激动地接过竹叶。)

师:我期待着那一天!(师生相拥)(台下,掌声雷动)

这段“对话”,被奉为“对话”中的经典,可以说是水乳交融。真正的师生对话,是蕴涵教育性的相互倾听和言说,它需要师生彼此敞开自己的精神世界,从而获得精神的交流和价值的分享。它不仅表现为提问与回答,还表现为交流与探讨,独白与倾听,欣赏与评价。“对话”的课堂,有了“平等”作为基础,再去作思想的“交锋”,最后要让知识--

三、增值

是否有对话,或者说是否有高质量的对话,要看知识是否在对话中增值;思维是否在对话中碰撞;情感是否在对话中融通。“知识在对话中生成,在交流中重组,在共享中倍增”,就是好课。

余映潮老师在教《大雁归来》一课的时候,有这样一个片断:

师:先要看看文章主要写了什么大雁?

生:南飞的大雁。

师:是往南飞的大雁,还是从南方归来的大雁?

生:是从南方归来的大雁。

生:觅食的大雁。

师:哦,大雁在玉米地里捡拾玉米粒。

生:大雁的集会。

师:你说反了,是集会的大雁。

生:孤雁的哀鸣。

师:你也说反了,应该怎么说?

生:哀鸣的孤雁。

师:大雁是一个家庭或几个家庭一同迁徙的,孤雁是少数。

生:成群结队的大雁。

生:四月夜间大雁群居的鸣叫。

师:又讲反了,应该说是四月夜间鸣叫的大雁。

……

三次“讲反了”,从第四次开始,更理想的从此以后,再也不会“讲反了”,这就是对话增值后的效应。而“问答”是结对没有这种“增值效应”的。

想起多年前钱梦龙老先生举的一个例子。《纪念白求恩》一文开始是这么说的:“白求恩同志是加拿大共产党员,五十多岁了,为了帮助中国的抗日战争,受加拿大共产党和美国共产党的派遣,不远万里,来到中国。……”老师“对话”了这样几个问题:白求恩的那个国家的?政治面貌?为什么来到中国?受谁的派遣?走了多少路?你说,这样的“对话”,不,是“问答”,增值了吗?

不过,值得警惕的是,新课程推行以来,为“对话”而“对话”的现象时有发生,一阶段还被人津津乐道。所以“对话”要讲求--

四、有效

一位老师在教《坐井观天》,问学生:青蛙留在井里能看到什么?跳出井口又能看到了什么?学生一一作答,留在井里看到的是井口大的天,跳出井口看到了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于是很自然的得出“坐井观天”的寓意。但有的老师觉得这样的对话不够“尊重个性解读”,于是有了新的“对话”:

师:同学们,你们认为青蛙在井里好,还是跳出井口好?

(同学们很快形成两派,于是开始“辩论”)

“井口派”:外面世界很精彩,高楼、大厦、面包、可乐……应有尽有。

“井底派”:当青蛙跳出井口正要喝水,一只老青蛙拦住了它,告诉它河水被污染了,还有,被人捉了去要被剥皮,在锅里炒成“田鸡”。青蛙正要感谢那只老青蛙,只听一声“哪里逃”,一柄钢叉把老青蛙捉住了。青蛙感受到了外面世界的危险,所以赶紧跳回井里。还是井里好。

这时,“井底之蛙”的主要教学目标已经被冲得荡然无存了。

刻意追求“对话”,最终只能偏离“对话”的本性,“对话”不是“问答”,也不是无效的对话。我想。 

 

 

  评论这张
 
阅读(516)|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