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益民教育生活馆

核心目标:对话生活、旨归语用、承传文化、觉解生命!

 
 
 

日志

 
 

学校管理:由任务到使命(原创)  

2007-12-09 17:57:37|  分类: 品牌管理(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文发表在《现代教育报》2008.06.11)

 我查了一下词典,“任务”是指“担负的责任或指交派的工作”;“使命”则指“重大的任务或责任”。“任务或责任”程度不同,“使命”是重大的,无可推卸的,发自内心的行为。在教师群体中,一部分把自己的工作当作任务去完成,一部分则当作使命去履行,程度不同,效果自然不一。

在中国还有很多学校的管理处于一种纯自然状态,老师们“凭良心干活”。应该感谢“应试”,多少对学校规范管理起了一些促进作用,校长们开始关注了制度建设和督促实施,也有了相应的奖惩办法。然而老师们依然把手中的活当作“任务”,工作的功利性十分明显,甚至有些员工有了“雇佣军”的思想,给点银子放一枪,不给银子不放枪,哪管“敌人”已经攻上阵地。一些所谓“名校”,制度缜密,执行力特强,如果校长还是一个“强人”,孩子们就惨了,“应试”在某些学校惨无人道的展开就是“任务”是功利性使然。当高考,尤其的中考的奖惩以纯数据考核的时候,悲剧便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于是人们呼唤“人文精神”,呼唤学校管理的“以人为本”,呼唤校长的“人格魅力”。我在安徽的时候校长是一位很有人格魅力的人,他从一所学校调到我校,我曾“扬言”要动一动他(呵呵,想来我也曾是“刁民”),哪知几个月下来,我们成了朋友,真诚的朋友,以至于1999年上半年他违反“原则”,鼓励我“下海”,我也终于在他的“怂恿”下,走出了安徽,来到无锡。他的后任正好相反,最后在遗憾中带着自以为得意的大摞制度下了台。回到正题,从管理的层次来看,“文化管理”是最高层次,文化管理的核心是校长的人本思想与人格魅力,这种力量的感召会使员工从“任务”走向“使命”。当员工把工作当作使命一样的去完成的时候,我不知道“制度”对于他还有没有存在的必要,“没有皇帝也能过”的人大概就是这种人吧!

有个故事,说一位瑞士的钟表匠参观完金字塔后,说金字塔肯定不是奴隶所建,而应该是平民的功绩。随后,通过考古学者的考察,居然验证了这位钟表匠的推论。好奇的考古学者去问这位钟表匠,怎么会通过简单的观察就认定金字塔是平民所建呢。原来他曾经是一位非常著名的手工钟表匠,他制作的钟表误差可以达到每天百分之一秒;可有一次因为特殊的原因,他住进了监狱,并继续从事他的制表工作,只是这不是为他自己工作,而是为监狱工作。在这种情况下,不管他多么的努力,他制作的钟表误差怎么也低不到每天十分之一秒之下。于是他得出结论,只有自己在自由的情况下才可能将这项事业做到极致。当他参观金字塔时,发现石头与石头之间缝隙窄得连刀片都插不进去,一项工作能够精细到如此程度,是没有人身自由的奴隶所无法实现的。

如何让员工由“奴隶”变成“平民”从而由“任务”变成“使命”呢?校长有着不可推卸的职责,校长在这个转变中起着关进作用,他左右着学校组织文化的发展走向,这种组织文化决定着员工的思想观念工作方式和文化选择。有这样几点:

 首先是员工的思想工作要常抓不懈,记得我刚参加工作的那年头每周六下午搞政治学习,现在很多优良的传统都丢掉了,“思想工作”是我党和军队工作胜利的法宝,那么艰苦的环境,那么恶劣的条件,靠什么支撑着那支队伍,政治思想工作。中国的很多学校,“仇校长”现象很普遍,一方面,是有些校长没有真才实学,完全靠“朝中有人”当上的,另一方面,校长们让大家“牵着鼻子走”了,没有去通过有效的思想学习占领员工的灵魂。教师是使命感的沦落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教育本身远离了教育本真,承载了太多功利诉求。放弃对员工的教育,就是对世俗化社会扬起了白旗。

第二,要把学校的利益与员工的利益紧密的结合在一起。我注意到了一些学校,最后走向分崩离析的重要原因是忽视了员工的既得利益和长远利益而过分追求了自己的眼前利益。我这里的“利益”不仅仅是经济利益,还有学校发展前景给员工带来的安全感,或许这种“利益”更容易影响员工的使命感。

第三,信任与自主。华东师范大学周彬教授认为,教育教学其实是一种“使命”,而教师丧失或者缺失教育使命感是因为教师在教育教学中的自主性越来越少,获得的信任和成就感越来越少。他认为,教师的教育教学只有回归自主,使教育教学成为教师实现个人价值的手段,教育使命感才能重新回到教师身上。周彬老师痛斥了某些学校日益“先进”的“考勤系统”,从打卡到指纹识别,再到面部识别,比拉登过海关还要仔细,这样的学校员工是不会有什么使命感的,能完成“任务”则是看在钱的面子上了,员工是否有使命感,是否把学校当作自己家一样去经营,看看员工是否能主动拣起一片纸片便可考量。

第四,要敢于得罪“刁民”。“刺头”与“刁民”有区别,“刺头”是个性化的有本事的人,因为年轻、因为恃才,难免狂傲一些,它们很可爱;“刁民”则不然,他们暗中跟学校较劲,一有机会,大放厥词,甚至鼓动“刺头”与学校制度对立,隔岸观火,其用心之险恶,不啻历代“恶妇”。这样的人对组织发展起着反作用,是“自由主义”的教师代表,在倡导人文和“和谐”的今天,他们更加得意,甚至为所欲为,制约和有效打击是保障团队整体“和谐”的基础。

事实上,一个组织是不可能都做到人人有使命感的,不同的人,学校管理应有不同办法:对于拥有使命感的员工,要采取信任与自主的方法;对于以完成任务为目标的员工要采取监督与监控;对于连任务不能完成的员工要区别对待直至请出教师队伍,毕竟,教育是个特殊行业,大多数人的使命感有助于提升教育的品质。

 

 

 

  评论这张
 
阅读(456)|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