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益民语文生活馆

核心目标:对话生活、旨归语用、承传文化、觉解生命!

 
 
 

日志

 
 

皖南旧事——拜年(原创)  

2008-02-10 21:52:47|  分类: 皖南旧事(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最喜欢去外婆家拜年,也许是有新衣服可以去炫耀吧,也许那里有太多的童年游戏吧,也许是四个舅舅加上外婆,会有不菲的压岁钱吧。正月初二一到,我就领着两个弟弟朝10里路外的外婆家出发了。十几年用小脚板量下来,已经熟悉了经过的每一个村庄:工厂店刘家、下许陈家、章家、墩上何家、野鸡窝里、张家;还有弯曲平静的河流、摇摇欲坠的木桥、平坦而固执的石板桥以及一切标志性建筑。快到外婆家的时候,我们上了圩堤,一上圩堤,登高望远,来时的路在我们的脚下一直朝远方伸去,河流也变成了舞动的白练。

两岸的圩堤夹着的是河流,长江的支流青弋江分成很多的再支流,滋润着江南大地,没有见过世面的我们面对如此“河流”除了敬畏好像没有别的感觉了,以后见过长江、黄河、大海后才知道他们充其量只是小小的毛细血管。圩堤的对岸有一个“亭子”(铁塔),据说是日本鬼子修建的军事了望塔。但我们见到“亭子”时候就知道,外婆家——何家后,就剩下几百步了。

外婆早已在埂上等候,我们递上礼物,外婆吩咐不许跑,不一会儿,递上热腾腾的面,面上还冒出几个茶叶蛋的脑袋,面下面还有鸡块、甚至鸡腿,三、四十年前,你敢说这不是无上的美味。以至于我今天去,九十几岁高龄的外婆依然给我弄着相同的面,可惜我再也吃不下去,但还得必须吃,因为外婆要“看”着你,不吃,老人家会不高兴的,说,是不是不好吃了,或许在她老人家的记忆里,人到中年的我还是十几岁的小馋猫。吃吧,不能给老人家什么的我,给她短暂的快乐难道不是理所当然。

照例在外婆家要疯玩几天,去的最多的地方是阁楼;玩的最多的事情是爬圩埂。那时,农村是平房,但我外婆家有阁楼,楼板是木质的,用木梯爬上去,楼上堆放着稻子,还有一些零碎的家什,不断的爬上爬下在没有动画片和迪斯尼的日子里何尝不是种精神寄慰?爬圩埂更是富于一种冒险,与表哥、表弟们一同戏耍,尽情的在自己儿童世界里狂奔。

去一里路外的地方爬“亭子”,也就是日本人建造的“军事了望塔”是我童年的梦想之一,我的老表以向导的身份带着我去,现在的一里路是抬抬脚的功夫,那时却需要很久,我们太贪玩,埂上梗下的追跑,不知道幼弱的体内竟然蕴藏着那么大的潜力。到了“亭子”,我要仰视着它转上几圈,没有见过埃菲尔铁塔这就是我的埃菲尔铁塔了,我总想爬上去,10米高的上方有一个平台,是日本鬼子站岗“了望”的地方吧,对于那段历史,我显然缺少历史熏染和想象,只是佩服,这个铁塔为什么不是中国人造的呢?似乎那是“高科技”了。

村里人都很喜欢我这个“黑小鬼”,打趣我成了他们的乐事:你怎么这么点长,你爸爸妈妈没有在被子里拽你吧;你天天在这里,有没有带米来呀!现在我也把这样的话说给我的晚辈听,但总有一种为长者不尊的感觉,也许旁边的“文明人”也这么认为,但我分明是在玩笑寻找着什么。

离开外婆家的最后一个节目是收压岁钱,外婆通常是1元,崭新的,哗哗响的,舅舅们是5角,也是簇新的,加上其他亲戚给的,总有7、8块钱了。一次,我和我的弟弟忍不住在半途数起钱来,一位路过的客人说的“这么多钱”的感叹我至今仍历历在目。

 这压岁钱是要上交的,我总是想不通,给我的钱为什么还要交给父母,父亲总是很耐心的疏导,什么我也要给你的老表他们压岁钱,你带去的烟酒也是爸爸妈妈花钱买的。我“全数”上交,最后父亲留给我1块,我想,应该是劳务费吧。我的儿子在我一番祖传思想攻势下倒没有他父亲当年的“愤愤不平”,只是不愿意陪我“拜年”,即使是到他外婆家、阿姑家,还有几百的“压岁钱”,依然吸引不了那小子。

没有圩堤和阁楼,还有亭子?也许吧。

 

 

 

 

  评论这张
 
阅读(27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