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益民教育生活馆

核心目标:对话生活、旨归语用、承传文化、觉解生命!

 
 
 

日志

 
 

评课的“捧杀”“棒杀”与“乱杀”析(原创)  

2009-12-08 13:50:37|  分类: 品牌管理(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文拟发表在《湖南教育》2010.3)

评课是对教师课堂的一种评价,这种评价应尽量客观、公允、科学、辩证,毕竟课堂的诊断会影响被评价者今后专业指向,甚至可以影响被评者人生态度。评课就像医生对于人的健康检查一样,不能乱开方子。现实中我们却非常不幸地看到,有些人的评课存在着很多不科学的做法,主要有三种,一种是“捧杀”,不管课到底如何,一律把吹捧进行到底;一种是“棒杀”,也不管课如何,一律乱轰一气;还有一种更可怕,是“乱杀”,评课,是专业性很强的学术活动,一些人,包括一些行政领导,挟裹着行政权力,不得要领或无关痛痒指手画脚一番,据说,他们尤其擅长评语文课。

三种“杀”产生的背景并不复杂,“捧杀”滋生的土壤和很有“民族性”,好人主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还行”“不错”是他们常用的“专业”评课术语,这种评课模式从学校来看在一些教研风气欠发达的学校盛行,从个体来看,一些“世故”者多见。评课会上要么一言不发,要么“好”个不停,需要指出的是,这样学校的人际关系并不阳光,背后是谁也不服谁的;“棒杀”往往伴随着学术霸权而生,有些学校规定评课不准说优点,要从“但是”直接开始说,乍一看,这里学术风气很正,也很特别,问题是,我们评课不仅要找出问题所在,还要强化我们的优势做法,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激励”似乎更容易让人上进;“乱杀”的学校政治气候很浓,“个人权威”弥漫在整个校园,有一位校长,很喜欢听课,但他听课只听几分钟,一节课下来,8、9位老师的课听下来了,因为没有听完整,评课时偏颇更多,你要问他,则振振有辞:我在听理念!

这样看来,“捧杀”有可能因隐瞒病情而耽误及时治疗;“棒杀”的专注病情,造成健康人的心理阴影;“乱杀”最可怕,无中生有,有中生无。三种“杀”均该“刹”。

今天北师大心理学院刘儒德教授率“学习优势项目组”来我校听、评课,刘教授评课时,很慎重,一再强调是自己的意见,并且对于具体学科评价可能与初中教育实际有距离,评课的结构有“可借鉴的地方”,有“一些遗憾”,还有“个人思考”。著名特级教师余映潮先生对于语文评课更全面、详实、科学,充满着一位老特级教师的对于年青教师的精神激励与关怀,他对于阅读课的一般评课结构一般是这样的:“我的解读——一个美点——一个亮点——一个弱点——我的设计”,“我的解读”独到、精辟,是下面评点的基础;最后的“我的设计”则闪耀着智慧的光彩,令人叹服。

好的评课从效果上看要给人以启迪而不是自喜或懊丧。从内容上看,要有理有据而不是个人喜好。从表达方式看,应该语言平缓、情真意切而不是情绪激动。从评课一般结构上看,有“捧”,要从宏观上去寻找授课人的理念,从中观上把握整节课的结构,从微观上发掘课堂的“美点”;也要“棒”,课堂本来就是“遗憾的艺术”(叶澜),即使是“棒”也要点到为止,不可夸大,不可情绪激动的“棒喝”,既有“捧”,也有“棒”,才是完整的评课、辩证的思维,舍其一,都是不科学,最终导致“杀”。

其实,一次评课下来,评课者学识与人品也同样被晒了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39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