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益民教育生活馆

核心目标:对话生活、旨归语用、承传文化、觉解生命!

 
 
 

日志

 
 

从“小江的故事”看班主任御人之道(原创)  

2010-04-07 11:40:10|  分类: 案例评点(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文发表在《班主任之友》2010.5)

非常遗憾,“小江的故事”中的黄老师终究没有摆脱一般班主任的思维,丧失了对于小江的最佳教育时机,虽然黄老师有“坚信持久的阳光照射,一定可以将坚冰融化”的教育等待,但遗憾还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但愿我的小文能给大家一些启示,也给黄老师带去一缕阳光,是为至幸。

“小江的故事”给我们的最大启示我看是班主任的御人之道,这里的“御人”是制驭他人、驾驭他人之意。《汉书·张汤传》:“ 禹志在奉公孤立,而汤舞知以御人。” 颜师古注:“舞弄其智,制御它人。”黄老师“御”小江却有“三失”。

“一失”:用小江担任临时班长是“失察”。黄老师用小江担任临时班长的理由是源于开学前的军训,小江的确有出色表现,连金主任也夸他是个人才,甚至叮嘱黄老师“要好好培养培养,以后把他推荐到年级学生会来。”请注意,“临时班长”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会“转正”的,选用“临时班长”应综合考虑其各方面的条件,对于小江,从他的学习经历来看不难看出是个值得慎重考虑的学生:“曾就读于新都某著名中学,因在学校打老师而被开除,曾在重庆一著名行走学校接受过‘正规教育’,他抽烟、打架、欺负同学……”选这样的学生做“临时班长”是要冒很大风险的,毕竟班长所需要的素质不仅仅是“组织管理能力”(其实,让小江做个体育委员或者路队长较为合适)。况且,“临时班长”应有数人轮流担任,正式选举时在采用差额选举。

可能有人要说这是事后诸葛亮,我们绝不歧视曾有“劣迹”的学生,从本文来看,小江本质是向善的,他从前的错误是性格使然,与品行无关,但有些班主任,包括一些德育主任喜欢“用坏人管坏人”,对于学校而言,这样既“坏”了学校,也“坏”了“坏人”,毕竟,学校教育是靠“德行天下”而不是“武行天下”。成为“临时班长”又不能顺利正式当选,班主任其“失察”之责不可推卸,“御人”之前提是“察人”。

“二失”:已经任用其担任“临时班长”了,情况还不算太糟糕,可惜,黄老师既用小江再“失查”导致了糟糕的结果。“他也不负重望,从清洁到纪律,从一日常规到班级体建设,尽心尽责,不遗余力……他每周定时与我交流情况,汇报工作,谈想法,说建议,他学习认真、成绩不错。”这是在其他同学没有告状前的黄老师的判断,请注意,这样的“假繁荣”维持了三周之久!这不是“失查”是什么?要御人,必须做到“查”,不仅要“查”现象,更要“查”真相。

直到第四周,同学们主动“告状”,才真相大白,读后,我也大吃一惊:

 “老师,小江太欺负人了,预备铃响了,老师还没进来,我向同学借笔,发出了一点声音,他就让我站了一节课”;“我也是,昨晚在寝室我被他罚站了二十分钟,其实熄灯后我就只说了一句话”;“他的书掉地上了,他就用眼睛瞪我,示意我帮他捡,我很害怕,就给他捡了”;“军训时,他还用皮带抽过我们寝室的人”;“为参加运动会,他罚小睿跑操场25圈,跑下来人都瘫软了”;“他还抽烟”……

奇怪的是,“让我站了一节课”的那节课的上课老师在哪里?他事后为什么不跟班主任报告?“临时班长”有这么大的权力吗?“在寝室我被他罚站了二十分钟”“用皮带抽过我们寝室的人”,寝室管理人员又在哪里?“罚小睿跑操场25圈”更是具有相当危险性的处罚手段!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所学校的管理存在着盲区,我的黄老师呀,你在班级管理中已经成了“聋子”了,你是一个人在孤军奋战,倒是毛头小子在指挥千军万马,尤其是你刚接手初一的一个新班,我是否可以武断认为你在这三周中既没有深入班级,深入宿舍,也没有深入到你的教育团队中,当然,也就无法深入到学生的内心,殆矣,殆矣!

“三失”:糟糕的事情已经发生,此时最考验班主任的智慧了,黄老师做了什么补救工作呢?一是训斥一通;再是“和他进行了一次长谈”,最终是小江班长落选,“情绪一落千丈,整天上课没精打彩,脾气更加暴戾”,我们认为,黄老师在事发以后又“失法”。

从整个事发后黄老师的处理来看,缺少主动的教育干预,“训斥”是基于“恼羞成怒”(当然,训斥过程黄老师保持了一定的教育克制),基本属于情绪化行为;第二次“长谈”是小江主动找到黄老师的。正确的处理方法是首先让小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这一点黄老师做到了,但接着,应该让小江给当事人道歉,再接下来,应该通过某种程序决定是否还要小江继续担任“临时班长”。如果小江能为自己的错误担当,可以考虑“降级”使用,以观后效,犯了这么大的错误,还赫然在五名竞选班长之列,这本身就是一种错误。“御人”的基本要求的得法,得教育之法。

说黄老师有“三失”肯定有人说我有失公允,我知道班主任们很辛苦,但苦劳永远是苦劳,汲汲于苦劳的班主任充其量是个劳模,成不了教育专家,我想。况且,“小江的故事”终归是“故事”,不是“事故”,善良的人们都这么想。

 

附,《小江的故事》(题目三槐堂加)

我现在任教的班级是初一5班,我们班不知是什么原因,可能是我运气比较好,班上从来就不缺乏人才,班上有一位男生和一位女生,在年级上绝对是个中翘楚,少有人比。今天我要讲述的故事的主人公,就是其中的那位男生,我们权且称他为小江。

他是一位好学生,成绩中上,工作认真负责,乐于助人,尊敬老师,关心集体;他也是一位坏学生,他曾就读于新都某著名中学,因在学校打老师而被开除,曾在重庆一著名行走学校接受过“正规教育”,他抽烟、打架、欺负同学,他……

关于他的故事,还得从军训讲起。

记得在彭州的第4天,我正坐在树荫下休息,突然看见曾老师和金主任很高兴的走过来,“黄老师,祝贺你,我们发现你班上一个人才,他组织管理能力一定很强,以后你可以省点心了”,金主任说,“你下来要好好培养培养,以后把他推荐到年级学生会来。”听了他们的话,心里可谓美不可言,然后顺着他们的手势我看过去,看见初一年级有一男生方队正坐在地上休息,这个方队的队员都经过精挑细选,可谓精英方队,有一个人正在队前训话,从队员们屏气凝神的样子来看,训话的人应该是一个很有威信的教官,但从他的衣着来看,又应该是一名学员,我想他应该就是曾老师他们提到的那位同学,但他背着我,我不知是谁,于是我朝该方队走了过去。

“作为一个人,特别是男人,就应该一不怕苦,二不怕累,别人能做的事,我们一定也能做,别人不能做的事,我们也要争取能做,大家说是不是”,“是”,回答声整齐有力,我终于看清了他,他正是我们班的小江,我走过去,但没打断,只是很认真的看着他,我想我眼里一定满含赞赏和期待。

新学期正式开始了,小江顺理成章的成了我指定的临时班长,而他也不负重望,从清洁到纪律,从一日常规到班级体建设,尽心尽责,不遗余力,最让班上同学感动的是一次在风雨操场上体育课,他突然要请假,老师问他原因,他说他想起大教室的窗户没关,怕雨吹进教室打湿了同学们的书本,他要上去关窗户,他当时的举动,给班上那些还懵懵懂懂,平时只知接受,不懂付出的主动关心人的“小”学生们好好上了一课;他每周定时与我交流情况,汇报工作,谈想法,说建议,他学习认真、成绩不错,让我这个做班主任的打心底里爱死了他,他也在笔记里说我赏罚分明,宽严适度,是他最爱的“老大”。

开学的前三周很平稳的过去了,但第四周的到来显得有些不寻常。

“老师,小江太欺负人了,预备铃响了,老师还没进来,我向同学借笔,发出了一点声音,他就让我站了一节课”,“我也是,昨晚在寝室我被他罚站了二十分钟,其实熄灯后我就只说了一句话”,“他的书掉地上了,他就用眼睛瞪我,示意我帮他捡,我很害怕,就给他捡了”,“军训时,他还用皮带抽过我们寝室的人”,“为参加运动会,他罚小睿跑操场25圈,跑下来人都瘫软了”,“他还抽烟”……

听了同学们的报告,我当时的感觉就好像是被人迎头痛击,也有一种强烈的被人欺骗的感觉,加之一种希望和失望间巨大的落差,让我血往上涌,我恼羞成怒,几乎是用一种失控的语调说,“把他给我叫过来”,等待的过程中,我准备了许多训斥的语言,我想一定可以将他淹没。

“黄老,你找我有事”,他平静如水的站在我面前。

哼,干了那么多坏事,表面上还装着什么都不知道,我看你能装多久,我心里这样想着,成竹在胸,“这段时间工作怎么样”,我问道,我很奇怪为什么我预备的训斥语言没有朝他飞奔而去,而是问了这样一句话,我想这也许就是猎人的老奸巨滑吧,猎物在手时一般都没必要马上就地正法。

“还行,课前准备到位,课堂、就餐、就寝秩序良好,清洁都是9分,两操都是满分”,脸上不无得意之情,看来他还真没意识到我为何找他。

“你的工作开展得怎么样?”

“还行,没遇到什么阻力。”

高高的个子,大大的拳头,虎背雄腰,就他这幅身材,还有谁敢给他阻力,我心里这样想着。

“每个同学都听你的吗?”

“开始也不听的,但后来都听了”,依然的自信。

“我知道你是怎么让他们听的”,我终于按捺不住,声音分贝明显提高,“你横行霸道,对所有人颐指气使,只要同学们稍有不从,你就拳脚加身,你希望所有人在你面前都俯首贴耳、唯唯诺诺,你希望唯我独尊,天下任你驰骋,活生生一个现代法西斯”。

显然没有料到平日对他恩爱有加的老师会如此疾言厉色,他显得有些惶恐,但没有放弃辩驳,“黄老,班上有个别同学脸皮厚,必须这样收拾,才能杀一儆百。”

“你用皮带抽寝室的同学,是杀一儆百吗?为参加运动会,你罚小睿跑操场25圈是杀一儆百吗?你带头抽烟是杀一儆百吗?别人不小心踩到你的脚你就把别人踹翻在地是杀一儆百吗?”为他的强词夺理我有些怒不可遏。

这次他低下头没有辩驳,眼神显得有些迷茫。

“这里是学校不是监狱,我们的同学是未成年人,是来学知识受教育的,他们不可能不犯错,犯错之后我们只能规范、教育,而不能简单粗暴的打骂,打骂首先侵犯了同学们的人身权利,又不能使学生心悦诚服,不能达到教育的效果,同时也会使同学们反感你排斥你,还会降低黄老师在同学们心中的信服度,因为黄老师培养的不是体恤族群的领头羊,而是一个暴君。试想一下你抽烟黄老师一阵臭骂外加一顿痛打,是否你就戒掉了呢?你有可能会想你打我骂我,我就要抽,看你能咋的。”我乘势又是一通教育。

“黄老我知道了,我会改的”,小江回答道。

我想经过教育外加他的表态,事情应该会向好的方向发展了,然而结果并非如此。

第一个学月结束了,我们班将进行班委改选。改选之前小江找到我,“黄老,我想和你谈谈。” 

他支支吾吾,但从他的神态和个别言辞中我听出来他的问题了,现在班上大多数同学排斥甚至反感他,工作开展很困难,他想问我怎样才能重新树立威信和形象,以便在改选中获胜,进而帮我管理好班级。

有这样知错就改,追求上进的学生干部,我还是感到欣慰,于是我和他进行了一次长谈,权当进行了一次班干部培训。

班委改选,有五名同学竞选班长职位,其中有小江,在演说中,他声情并茂,先是主动认错,然后是大谈设想,看得出他很在意班长这个职务,最后他的票数最低,这在我的意料中,但他的管理能力应该比其他几位同学强,怎么确定这个职位呢?这个问题让我犯难了!我知道这其实是全班同学给我这个班主任出的一道考题,如果拂逆众意,我的成绩肯定是不及格。于是我顺就民意,确立了另外一名同学担任班长,但在副班长这个职位上,我故意空缺,其实就是想给小江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我想他应该会珍惜的。

但事情的发展仍不如我所想象。

落选之后,小江情绪一落千丈,整天上课没精打彩,脾气更加暴戾,动不动打同学,甚至在课堂上故意捣乱,课桌也东倒西歪,看到他的桌子, 我仿佛看见一颗受伤的心正在风雨中痛苦飘摇。

“你怎么了?”我问他,“一点挫折都承受不了?你不是说作为一个人,特别是男人,就应该越挫越勇吗?你这样沉沦堕落没有人会怜悯你,只会更加看不起你的!你如果是一个强者,就拿点行动出来证明自己,用行动来关心班级,关爱同学,同学们一定会重新肯定你的,你觉得呢?”

“黄老,谢谢你,从来就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其实我并不是你想象得那么好,我辜负你了。”

“为什么呢?”

“其实到进三原之前,我没过过一天开心的日子,整天浑浑噩噩,无所事事,我觉得所有人,包括老师、父母,只知道打我、骂我、歧视我,看不起我,我就在自己与外界之间筑起了一道墙,只有在我自己的世界里,我才有些许的安全和温暖,别人如想僭越,我一定会用拳头去解决,包括原来教我的老师,于是所有人都离我而去,所有人都觉得我无可救药,所以爸爸将我送到行走学校,以图改造我,在那里,我度过了最愉快的时光,那里解决问题简单直接,教官们一切用鞭子解决问题,强权就是真理。到了三原之后,我知道不能用行走学校的办法管理班级,但我自私、敏感,我想用武力来维护自己的尊严、维持纪律,可我越这样做,我越空虚、颓废,我感觉好不容易来到我身边的人好像又要离我而去,我在竞职演说时那么诚恳,那么努力,但就是没有人理解我,接受我,想起这些,我真的好想哭啊老师!”

沉默,可怕的沉默。

沉默是因为我怎么都没想到我着力培养的对象背后是如此的劣迹斑斑,我怎么就没想到在坚强的外表下就有如此脆弱、敏感的一颗心,我原来对他的横加指责是不是也深深的伤害他了呢?面对如此暴戾,随时有可能暴发的一个学生,我该如何处理他才好呢?我心里这样想着,但他就站在我面前期待我的回答。于是按下心潮,开导他,“没关系,其实你仍然是一个好学生,你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表明你并非无可救药,从今天起,我们一起努力,首先赶走心中的阴影,用阳光思维去看待身边的人,你投别人以友善,别人才可能报以你微笑,一如既往的关心班集体,多参加公益劳动,只是从今以后,你千万不能再打骂欺负同学了,多和他们一起玩耍,多关心帮助他们,所有人都会再次回到你身边的!”

他点头,表示定会努力。

但怎样才能驱走他心理的阴影呢?我首先想到了他的父母。他的家长还是很开通,他们认为孩子现在很阴沉,可能跟他们平时的教育有关,他们平时工作繁忙,根本无暇照顾陪同孩子,更不用说跟孩子交流,平时在家就是他一个人独自玩耍,孩子体会到的关爱太少,所以也养成了他的自私、冷漠和暴戾,于是我建议他们将小孩周末接回去,不让其住校,在家多交流引导,多激励他,这样或许能转化他。

面对小江,我也曾想到过放弃,他的性情不是一天两天可以转变的,对他的激励和关爱不能一时或缺,他随时可能惹事生非,前几天他就和班上的同学集体对立,差点闹成群殴。其它的家长也说班上有这样的同学存在,对于自己的小孩健康成长不利。所有班科老师都说,如果班上没有他,我可以轻松大半。但我又怎能放弃,如果如此看好他关爱他的老师都放弃他了,他到哪里去寻找生活的激情和勇气呢?而且强悍暴戾外表下掩盖的,竟然是如此细腻的心思,懂得感恩的灵魂也一定不会是无药可救的。

和风细雨,润物无声,我明白对小江的转化是一个长期艰巨的过程,其中一定会有反复,甚至后退。但我也深信人的潜能的巨大,特别是成长中的青少年。假以时日,这棵幼苗虽历经风雨,终有长成参天大树之时。在温暖的冬日阳光照耀下,我仿佛看到,一个英武的青年带着自信的微笑,英姿飒爽的向我走来……

我坚信持久的阳光照射,一定可以将坚冰融化。

我努力着,期待着……

我将继续前行,孜孜以求,无怨无悔! 

 

 

  评论这张
 
阅读(513)|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