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益民语文生活馆

核心目标:对话生活、旨归语用、承传文化、觉解生命!

 
 
 

日志

 
 

听课随想(55)《变色龙》中三组关系(原创)  

2010-05-25 17:34:55|  分类: 观课评课(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在四中听课,开课的是一位年青老师,好像是S老师,这位老师课堂语言很精炼,她上的是《变色龙》,很经典的一篇讽刺小说。课的设计据说是基于学生的学情,比较家常,流程无非是“字词——作者及背景——情节——人物——主题”,大而全。她说问题设计是基于学生的课前疑问,我很怀疑,因为学生的疑问一般不会如此之“大”,他们关注的是细节,甚至是末节,可能被老师“整合”过了,我想,没有学生课前疑问的调查,家常上法也会如此流程的。

对于年青教师,我们不必过于苛求,更不能因为自己成了青蛙就忘记了蝌蚪的岁月。我只是想说说,这节课,要上出小说的味道,更要上出《变色龙》作为经典小说的“讽刺”的味道。而要上出“讽刺”的味道,必须处理好三组关系。

第一组:“变”与“不变”的关系。警官奥楚蔑洛夫在街上巡视,恰逢首饰匠赫留金被狗咬伤。随着狗主人的身份的不断变化,奥楚蔑洛夫的态度也经历了五次变化,而这些“变”是一种表象,内里却是一种不变的性格——溜须拍马、谄上欺下、见风使舵、趋炎附势在支撑。把握这对关系,学生更容易了解奥,了解几乎搞笑的“变”中所隐含的实质,也能避开对于“变”的简单分析,找到“变”的源头。

第二组:“可笑的警官”与“可恶的社会”的关系。契诃夫刻画的警官奥楚蔑洛夫正是沙皇专制警察统治的化身。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一文中指出:“人的本质并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契诃夫的《变色龙》正是这样,把人物放在具体的矛盾关系中去表现,才达到了典型环境与典型性格的统一,从而使作品人物具有典型性,作品具有了典型意义。因此,这篇作品讽刺、揭露的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孤立的警察,而是那个崇拜官爵的俄国社会,是那个穷凶极恶的沙皇专制主义。当我们分析奥楚蔑洛夫种种性格时,不要把脏水都泼在小人物的头上,奥楚蔑洛夫的奴性和官气是怎样造成的,应该从那个社会去看,把他的恶棍和骗子的行为归罪于那个社会制度,记入他所生长的环境的总账上去。支撑他丑行的社会,才是我们要谴责的,见微知著,这是作品的深刻性所在。

第三组:“变化不断的态度”与“变化不断的语言”的关系。契诃夫的短篇小说以对话取胜,随着“五变”,奥楚蔑洛夫的语言如万花筒般,层出不穷。对下,“我绝不轻易放过这件事”,“我要拿点颜色出来”,“我要好好地教训他一顿”。他的话不仅专横而且粗野,掺杂着骂人的字眼。什么“混蛋”“猪崽子”五花八门;对上,在他的一副媚态中,是一片阿谀奉迎的语言:“这是他老人家的狗?高兴得很”,“把这条狗带到将军家里去……就说这狗是我找着,派人送上的”。他指责赫留金说:“你那手指头一定是给小钉子弄破的,后来却异想天开,想得到一笔什么赔偿损失费了。”他临走时还威胁说:“我早晚要收拾你!”这一结尾发人深思,余音绕梁。所有这些,都需要在课堂中细细体会。

 应该说这三组关系是具有辩证性的,第一组是表与里的关系、第二组是微与著的关系、第三组实与虚的关系。用心去体会,容易把握《变色龙》的讽刺艺术。这,才是课堂要达成的目标。

 

 

  评论这张
 
阅读(62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