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益民教育生活馆

核心目标:对话生活、旨归语用、承传文化、觉解生命!

 
 
 

日志

 
 

我为什么要离开无锡?(原创)  

2010-08-04 21:56:38|  分类: 心灵旅程(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9年9月初,我来到了无锡,8月,我没有过“材料”关,后来我问人力资源办的陈主任,他说:学历不够,这边要本科的。因为临时一位语文不能来,所以通知我来补缺。那年夏天特别热,在人力资源办办好手续后,一位高个的工作人员领我到学生宿舍暂住,在偌大的校园里拐了几个弯才找到16号楼,我是十分震惊的,学校太大,校园太美。我奉命去找初中部韩校长报到,第一次见到了对我今后教育、教学、管理产生深刻影响的“韩哥”,他是个东北汉子,高个,豹子头,黑脸膛,我有点发怵,他领我去学生食堂吃饭,学生的整齐的“路队”从外面身边走过,韩哥一直等到学生走完外面才过去:哇,看到了,学生第一!

        当晚,我在学校唯一的一个“小卖部”里找到了公用电话,把自己第一天的见闻通报给了600里外的家乡的夫人,几个月,一直准时通报,没有温情叙述,只有太多“心得”需要倾诉。

         我要做第一,当时招聘广告里说,一年要评一次“教改奖”,奖金丰厚,后来,同年级组的一位语文老师说:你到了哪儿,哪儿就是“刀光剑影”。的确,两年下来,我的班不仅最稳定,还被评为无锡市先进集体,到初三重新编班,我班贡献出了12个人到“快班”,当时班平均是4个。更令人称奇的是,初一新生分班,有三个“快班”,他们成绩遥遥领先其他20个平行班,初二期末考试我班已经杀到第三,超出了一个快班!

        其实,谈到这儿大家可能读出了我的骄傲,列位,最骄傲的不是这点成绩,而是我和孩子们的故事,当时我教12、13班语文,我来得迟,我跟年级组长说,一星期内,如果没有班主任给我当,我将回家。三天后,12班原班主任辞职,原因是“干不下去了”,不到一星期,一人嘴被饮水机烫伤,一人在浴室摔断了锁骨,一人晚自习路上跑到田径场被足球门上铁丝把手臂划开了一个口子缝了20几针,还有学生能在老师上课时下座位打人……年级组长问我敢不敢接,我心想:传说中的挑战终于来了。与这班小子们的三年,我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精力和爱心,终于炼成了“先进班集体”。

        我也因此捞足了在无锡的资本,在各种场合也理直气壮,第三年,提拔为教务主任,第四年当上了部长,第六年做上了副校长,第七年分管小学,独当一面。

        2006年下半年,学校的命运终于在重重矛盾激化下发生了转折,几乎所有民办学校倒闭前的颓败在这里都出现了:官司不断、教师流走、经济链条断裂,我的命运似乎也在发生动摇。

        但我在艰难的支撑,作为学校“高层”,我知道自己的坚持还关乎百名老师、千名孩子的稳定,按照学校董事会的布置,我为老师们描画了学校发展的无比美好的前景,并作出了“退一万步”的分析。但还是陆陆续续有人打退堂鼓,我自己也不得不兼任了一个班的班主任。在秋学期结束后我又以“人格魅力”请来了几位老师顶班,春季终于顺利开学,但工资学校一拖再拖,老师们有些耐不住了,一些铁杆老师开始“倒戈”,由几所已经倒闭的连锁学校臆测无锡的命运,3月中旬,终于爆发了十几位老师罢课的行为,虽然,第二天他们陆陆续续上了班,但对于我的刺疼却事实上发生了,老师们罢课后的孩子们无人管束的“放羊”状触目惊心,想到他们的家长付出的昂贵的学费却收到这样的“教育”而无比自责;在奉劝老师们回岗的过程中为一些老师“铁石心肠”而愤怒,更内疚的是,这种“愤怒”只能压在心里;还有一些“董事”开始怀疑起我对于学校的忠诚度……

       教育生涯最黄金的年龄献给了无锡,我也在这篇美丽的土地上得以成长,我爱无锡,爱太湖边那一张平静的书桌。当所有的恩怨都已消散的时候,我看到了夕阳下军嶂山的无比壮美。

  评论这张
 
阅读(644)|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