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益民语文生活馆

核心目标:对话生活、旨归语用、承传文化、觉解生命!

 
 
 

日志

 
 

例说语文课堂师生对话的向度(原创)  

2011-12-14 21:19:35|  分类: 规划课题(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杂志约稿,请勿转载)

例说语文课堂师生对话的向度(原创) - 三槐堂 - 三槐堂教育博客

三槐堂上《记承天寺夜游》课堂照

 

 “对话”有狭义和广义两种理解,狭义的理解就是“两个或更多的人之间的谈话”或“两方或几方之间的接触或谈判。”广义的对话,还指不直接发生在人与人之间,而发生在人与人的精神产品、自然、社会之间,这种对话并不以口头语言的交会为特征,而是通过人对文本、他者的理解、感悟、批判、表达展开的。

语文课堂教学中对话是一种广义的概念,不仅师生双方言语交谈,也指通过人对文本、他者的理解、感悟和批判、表达而展开的精神活动,是师生双方各自向对方敞开心扉和彼此接纳,不断地体认、吸纳、批判、反思、重构和创造的过程,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精神平等与沟通,承载着厚重的社会意义和文化意义。这种对话,从形式上看主要有六种:师本(教师与文本)对话、生本对话(学生与文本)、师生对话、生生对话、生机对话(学生与网络)以及自我对话。

在语文课堂教学在众多的对话形式中,“师生对话”是一种最常态对话,笔者试从实践的角度观察其几个主要向度。

第一,课堂师生对话的基础是平等

“对话”一词的本身就代表着双方的地位与价值的平等,但在“师道尊严”的传统文化长期影响下,师生的平等显得十分艰难。余文森老师说过,“对话作为一种教育精神,它强调师生人格的平等,即师生之间只有价值的平等,而没有高低、强弱之分。在对话中,教师与学生作为有生命的、具有平等地位的人相遇,相互尊重彼此的独特个性,自由而持久地交换意见,共享不同的个人经历、人生体验。”

笔者通过课堂观察发现,“对话”是名师常用的一种教学方式,但“平等”,恕我直言,很多人主要体现在课前的“谈话”环节,一次,有位名师要给学生上公开课,问学生喜欢教材中的哪一课,喜欢哪一课就上哪一课。前排一位女生说,喜欢《致女儿的一封信》(苏霍姆林斯基),这位名师“大为吃惊”:“你为什么喜欢这课?”女生答曰:老师,你的电脑桌面上只有这一课的ppt!我和听课老师们都笑了。这种看上去很“平等”的谈话,只不过是引人入彀的伎俩罢了。

再来看则“课前谈话”:

师:今天天气很好!(生微笑)大家可不要辜负了这大好时光呵!(生稍稍正坐)上节课,我们已经学过了《<伊索寓言>两则》的第一则。今天,我们一起学第二则寓言。同学们想怎样学习这则寓言呢?(学生来了劲头)

生1:让我们自学。

生2:老师讲。(学生开始争论)

师:好!那我们来举手表决。(赞成自学的占大多数)把手放下,那这堂课就以大家自学为主!那么,怎么自学呢?第一步,大家是不是要熟悉故事内容?

可惜的是,当我们把整节课全部听完时,并没有发现“以大家自学为主”,而是以老师讲授为主了。平等与民主相对于教学方法的把握,前者为“道”,后者为“术”,“术”是方法再现,“道”是精神血液。教师权威人格的消解需要一定的过程,长期以来形成的心理定势很难在较短的时间发生转变,否定自我的过程也许是最为艰难、痛苦的。

第二,课堂师生对话的内容是“语文”

先秦以来,对话教学主要有两种思想形态,分别是以德性探究为核心的“儒家对话教学”和以智慧启迪为目的的“佛教对话教学”。一部《论语》就是一部“对话教学”的经典课例。    1904年,随着《章定学堂章程》的颁布,“卯学制”确定,语文随之单独设科而不再与经学、史学、伦理等合科而具有了语文学科的特点。一次,我在上《醉翁亭记》,屏显了四幅照片,分别代表春夏秋冬“山间之四时也”,问学生哪幅是“春”,一想,这个问题是“美术”问题,或者说,是生活常识,当学生回答是“第一幅”的时候,我赶紧提醒“这里有四个第一幅”,学生纠正说:“左上第一幅。”我想,这便是语文了。

语文课堂师生关于“语文”的对话首先应该是言语的,王尚文教授在故宫锦旗错字事件后曾撰文《故宫“撼”事撼我心》:“我们当然无法推断‘撼’事有关人员在‘撼’事和他们所受的中小学语文教育之间有何必然的联系,我们所能肯定的是,一个合格的小学毕业生一般是不可能闹出如此‘撼’事来的。中小学都要进一步加强识字教学。”对于语文课中,包括中学语文课中“识字”对话的缺失应引起我们高度的重视。

但我们同时也应看到,有些语文老师只有“字词”教学,甚至一些文学作品也被“肢解”,尤其是文言文教学,家常课只有字词和背诵,公开课则大谈文学和文化了。所以,对话内容除了应该是言语的,还应该是文学的。文学作品是以语言文字为工具形象化地反映客观现实的艺术,包括戏剧、诗歌、小说、散文等,是文化的重要表现形式,以不同的形式(称作体裁)表现内心情感和再现一定时期和一定地域的社会生活。当然,对话还应是文化的,因为从语文的本体来看,语文就是文化的存在,文化就是语文的“底座”,语文与文化血肉相通,语文就是文化。

《语文教学通讯》B刊2011年7、8合期刊载了《爱莲说》的课例,该课有六个环节:导入、读题提问、正音解字、研读重点、把握主旨、探究总结。应该说,是言语、文学、文化三者结合得较好的优秀课例。在“把握主旨”这个内容中,学生抓住了“君子”二字,老师让学生反复进入文本中寻找“君子”的特点,这中间,还先后提到了《论语》中“君子观”,周敦颐“不畏强权”的故事,陈宪章的《茂叔爱莲》中句子。文学与文化尽在其中。  

第三,课堂师生对话的方式是追问

“追问,是对某一内容或某一问题,为了使学生弄懂弄通,往往在一问之后又再次提问,穷追不舍,直到学生能正确解答为止。”(王悦《学校教师教学方法与艺术全书》)课堂追问是生成教学的一种技术手段,以其情境性和思想性为语文教学服务。有效的课堂追问可以激活学生的语文思维,构建有思想深度的语文新课堂,还能引导学生改善表达。因此追问成为课堂师生对话的基本方式。我在上《皇帝的新装》(苏教版 七年级上册)的时候,有这样一组追问。

师:假如请你用一个字来领起全文,你觉得哪个字最切中要害?

生:“骗”字!

师:被骗的人有哪些?

生:“皇帝”、“大臣”、“官员”

师:“就这些人?” (学生很快发现还有“老百姓”也被骗了)

这是第一次追问,有了这次追问,学生发现,被骗的竟然还有“老百姓”,为下面的进一步追问设伏。

师:“皇帝、大臣、官员、老百姓,他们仅仅是受骗者吗?如果是,那应该是值得同情的。”

生:他们还是骗人的人!

这是第二次追问,拓宽了作品人物意义的丰富性。也为下面学生的质疑(何尝不是一种追问?)提供了可能。果然——

生:安徒生为什么安排一个小孩来揭穿谎言?

生:小孩比较容易说真话。

师:还有更深刻的原因吗?

(生:“谎言并不难识破”、“揭穿谎言就要讲真话”、“老百姓并不顽固”、“皇帝在真话面前也会‘有点发抖’”)

这是第三次追问,“更深刻的原因”的列出完全是一种新的生成,追问,让课堂的精彩总是充满着无限的可能。

生:王老师,面对已经识破的谎言,皇帝为什么还要“必须把这游行大典举行完毕”呢?

师:这我倒没想过,不过大家可以讨论下。

生:(讨论后)认识到错误并不意味着立即能改变错误。

这是我的第四次追问,实事求是地说,学生这一追问完全在我的“预设”之外,我当时也很吃惊这个问题,我采用“踢球法”,把“球”传给了学生,果然,学生还给课堂以精彩。“认识到错误并不意味着立即能改变错误。”学生的这种理解拓宽了《皇帝的新装》的普适意义,超越了一般童话的道德教化价值,揭示了人类一些普遍的心理现象。

高质量的追问,体现在“理答”这个环节,在理答时,老师要根据学生的回答作出反应,可以是肯定或否定,更多的时候应该是追问。追问形式包含因果追问、跟踪追问、发散追问、逆向追问等。我们要能根据每一堂课的不同性质和要求,每一个教学环节的实际需要灵活采用各种追问形式,从而打开学生的学习思路,促进语文课堂的思维含量的提升。追问时可以改变角度、可以化整为零、也可以提供线索或提一个相关新问题。    

第四,课堂师生对话的形式是“交锋”

我们如果再来追溯一下“对话”的源头,有一个人是绕不开的,他就是古希腊的哲学家苏格拉底,苏格拉底和曼诺关于美德的对话一直以来成为对话教学的经典案例。语文课堂的对话忌讳“师问生答”这种单一的模式,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只是一种“问答”,还不能称之为“对话”,“对话”要你来我往、产生交锋,也就是说,课堂要形成“问题链”,也就是围绕教学总目标,设置一系列问题,将系列问题与课堂临时生成的问题进行整合,巧妙穿插,进行由浅入深,由此及彼地追问,以形成严密而有节奏的课堂教学流程。

我们来看看孙建峰老师上莫怀戚的散文《散步》(人教版,七年级上册)一个教学微格:

师:从课文的哪些语句可以看出伴随母亲的时日已短?

生:“天气很好。今年的春天来得太迟,太迟了,有一些老人挺不住。但是春天总算来了。我的母亲又熬过了一个严冬。”

师:“今年的春天来得太迟”是埋怨春天——

生:埋怨春天来得太晚了。

师:这里用了两个“太迟”,是不是重复了?

生:不是重复,是强调春天来得太迟了。

师:埋怨春天来得“太迟了”,是责怪冬天呆的时间太长了。严寒的冬天遏制生命,所以,有一些——

生:“有一些老人挺不住”。

师:听我读——“我的母亲又‘度’过了一个严冬。”

生:“我的母亲又熬过了一个严冬。”不是“度”。

师:听得真仔细,我改正——“我的母亲又熬过了一个严冬。”

师:“熬”与“度”,不一样吗?

生:“熬”字,可以想见母亲挺过严冬十分艰难;“度”则显平淡。

生:从“熬”字,可见母亲每活过一天,都很不容易。若换成了“度”,那种感觉就没有了。

生:“熬”,是熬煎,是难过,是痛苦,是不容易;而“度”,比较中性,日子好过、歹过,都可以用“度”。

这里的有5个来回形成的问题链,产生了反复交锋:

1.哪些语句可以看出伴随母亲的时日已短?2.“今年的春天来得太迟”是埋怨春天?3.这里用了两个“太迟”,是不是重复了?4.严寒的冬天遏制生命,所以,有一些——5.“熬”与“度”,不一样吗?

第五,课堂师生对话的结果是增值

实践中有两种对话值得我们警惕,一种是“应声现象”,南开大学徐江老师解释说“应声现象”就是指学生并不理解老师的教学引导内容,不辨是非,没有思想,盲目地顺应老师的诱导。还有一种是“齐答”,齐答往往是陈述性知识类问题,因为有思考深度的问题是很难“齐答”的。即使是陈述性知识,齐答也难以避免有“浑水摸鱼”现象。所以,是否有高质量的对话,要看知识是否在对话中增值;思维是否在对话中碰撞;情感是否在对话中融通。

《语文教学通讯》B刊2011年7、8合期上《老王》的课例片段(有删改):

师:那老王为什么最后还是收了钱?(生沉默)

(此时已经冷场,学生处于“愤悱”之时,这位老师采取“改变角度”的方式,让追问得以持续)

师:这个问题似乎有难度,老师提示一下,大家可以换个角度想,如果老王不拿钱,“我”的心会怎么样?

生:会很愧疚。

师:那收钱是为了什么?

生:是为杨绛先生着想。

师:是啊,老王的慈善不仅在物质,还在于对人心理和精神的关爱。

这种对话真正完成了诚如余文森老师所指出的“知识在对话中生成,在交流中重组,在共享中倍增”。我在上《记承天寺夜游》(苏教版八年级上册)一文时采取了“披文入情”的方法,也力求在对话中让学生“增值”——

师:苏轼为什么要去“寻怀民”?从哪些地方能发现张怀民与苏轼关系非同一般?

生:我觉得“无与乐”的意思是说没有人与我同乐。此时的苏轼被贬官至黄州担任闲职,所以心中感到十分悲凉。这也是下文寻找张怀民的一个重要原因。

师:太精妙,你很会知人论世啊。

生:“遂”解释为“于是、就”。从上文中“无与乐者”看出苏轼正找张怀民,而且从“遂”也可以看出,苏轼第一反应是去寻找张怀民。

师:还有哪些细节能看出?

生:“怀民”二字足可见两个人之间情谊很深,关系是十分融洽。

生:“寻”,寻找。此时已夜已晚,而苏轼夜不能寐,却在月色皎洁的夜晚去独自寻找张怀民,说明二者之间情谊深厚。

师:“寻”能否换成“访”?

生: “寻”和“访”不同,“寻”隐含了急切之情,月光如此皎洁,所以很快想到了怀民,所以急切的寻找。要与好友一起分享月色。

《记承天寺夜游》之所以为梁衡称之为“神品”,还在于短文的字字珠玑,这段课堂对话竟然找到了四处(“无与乐”“遂”“怀民”“寻”)显示苏轼与张怀民关系非同寻常的词语。这种对话无疑是一种有效的对话。

虽然,语文课堂“师生对话”已经成为很多老师课堂的常态,但我们必须指出,学生参与对话是需要基本的条件的, 包括课堂提问的艺术和“理答”的方法。对话教学也并不意味着学生与教师拥有同等的知识储备与认知水平。对话反对课堂的无序与混乱,并且,对话不是目的,提高学生听、说、读、写等语文素养和健全的人格才是对话的终极追求。

 

 

  评论这张
 
阅读(74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