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益民语文生活馆

核心目标:对话生活、旨归语用、承传文化、觉解生命!

 
 
 

日志

 
 

三槐堂在省教科研推进会上的即兴发言三则(原创)  

2011-12-08 14:10:11|  分类: 阅读教学(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背景:12月6~9日,2011年度江苏省中小学教师教育科研推进会暨“师陶杯”论文颁奖活动(初中组)在我校举行,作为东道主,我的任务是服务好大家,不曾想,活动中,大家盛情相邀,于是有了三次即兴发言。根据回忆,录于此。)

 

三槐堂在省教科研推进会上的即兴发言三则(原创) - 三槐堂 - 三槐堂教育博客

“呼唤”

三槐堂在省教科研推进会上的即兴发言三则(原创) - 三槐堂 - 三槐堂教育博客

 我校合作学习课堂吸引了代表们的相机

三槐堂在省教科研推进会上的即兴发言三则(原创) - 三槐堂 - 三槐堂教育博客

 瞧这认真劲!

 

1.关于“合作学习”

7号上午,我校罗斌老师的合作学习课引起了代表的极大兴趣,评课环节有老师问我校“合作学习”,三槐堂作了简要说明:

2006年以来,围绕“构建高效课堂、促进学生自主”这一主题,我校进行了大胆的改革尝试。从对课堂生态环境的整体构思到对“合作学习”课堂教学环节的整体设置,走过了艰难而又意义非凡的探索历程。而今,“自主预习、小组交流、教师点拨、学生展示、检测反馈、质疑拓展”成为课堂教学模式的主要环节;“倾听无声、讨论轻声、发言大声、质疑有声”成为学生课堂中的普遍表现;“善于交流、乐于合作,勇于表达,敢于质疑”成为教师课堂教学三维目标落实的着力点,学生学习的主动性、生动性和创造性得到有效提升。我校“合作学习”作为全市推广的教学模式被写进镇江市“十二 五”教育发展规划纲要。目前,我校合作学习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三大特色:第一,合作学习与“学习优势教育”以及“自主-支架式教学”相结合,具有浓厚的学术背景。第二,把培养质疑精神放在重要位置,切合我校办学理念和中国学生亟需培养的品质。第三,强调合作学习是一种思想,而不仅仅是一种模式,杜绝了机械模仿的僵化行为,坚持了实事求是的基本原则。

 

2.散文教学的内容的确定

7号上午,两节语文课后评课,来自宿迁的陈子祥老师点评了上午两节语文课,一节是苏州陈老师的《幽径悲剧》,还有一节是罗老师的《开花的课桌》。接下来是对话陈老师,有老师问道“散文内容的确定”,陈老师说,散文有三种,根据其不同,选择其教学内容,三槐堂感到意犹未尽,作了以下补充:

 散文教学内容的确定目前理论界有两种声音,一种是“文本体式”,以上海师范大学王荣生为代表,主张散文要从“外”回到“里”;一种我把它称之为“时空解读式”,这种以南开大学徐江教授为代表,则主张从空间和时间的维度去解读文本。前者注重散文的语言;后者更多关注文本的解读。陈老师和罗老师,乃至更多的一线老师多采用“文本体式”。我去年上《幽径悲剧》的时候是从“破题”开始的,什么是“悲剧”,“把有价值的事物毁灭给人看”,这里有三个关键词,“有价值的”“毁灭”“给人看”,什么是有价值的?紫藤萝“美丽”是没有价值的,或者说价值不大,紫藤萝的价值在于长在燕园,“燕园”读成的“燕(去声)园”就没有价值了,燕园是清园,与《红楼梦》有关,况且,燕园在北大校园里,“北大”什么概念?文化栖息地也!这些赋予了紫藤萝特殊的价值——文化价值。什么是“毁灭”,文革对于紫藤萝的毁灭固然令人揪心,15年后的1992年把最后一颗紫藤萝毁掉更让季老痛不欲生,季老仿佛看到了文革的幽灵不散,悲剧更为深刻。“毁灭给人看”,给谁看?季老,一位对于文化有着深刻理解却手无缚鸡之力的季老,那“奈何、奈何”的呼喊何尝不是季老的心在滴血。这是这篇散文的核心价值,是我们课堂要呈现的。《开花的课桌》与《幽径悲剧》有人说一喜一悲,我以为错矣。成人的眼光没有发现春天,儿童却发现了,“蓦然看见,一个课桌的缝隙里,有一撮小草芽,用细细的白线娇娇地扎着。”请注意,这样的花开在“桌缝里”,物质条件的相对匮乏的地方,却又着一双发现美的眼睛。这似乎是个隐喻,物质的丰盈遮蔽了对于美的感受力。在“原始”的地方却保留着一种古典美,王开岭老师有一本书,叫《古典之殇》,大家可以拿来一读。把《开花的课桌》读成喜剧再次反映出我们老师文本解读能力尚需提升。

 

3.要慎提“教学方式的转变”

7日下午16.00~18.00,是分组专题式讨论,我被安排在第一组,专题是:教育转型与教师教学方式变革。有四位老师作了交流发言,南京鼓楼区教科所所长徐瑞泰和江阴市教研室张慧老师进行了指导,在大家的一再要求下,三槐堂感言如下:

本来不想说了,既然大家这么热情,还是说几句吧,主题中“教育转型”应该与世纪初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倡导的“四个学会”有关系,我们的课程改革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展开的。但“教学方式的转变”特别令人担忧,似乎我们以前的“教学方式”是错误的,要全盘否定了,原来的“教学方式”要否定吗?讲授法还是有他优势的,事实上也否定不了。那么“转变”,“转变”成什么呢?跟“讲授法”相对应的概念是“自主、合作、探究”了,其实“自主、合作、探究”是有条件的,小学生就很难自主、合作、探究的,人文类学科相对也是难以合作探究的。我们认为,“教学方式”应该是多样的,既有讲授法,又有合作探究。对于公理、定论就无须合作,讲授省时省力。其实,以语文而言,采取合作、探究,至少受五个方面的制约:本节课的教学目标、教学内容、学生的年龄段、教师的专业基本功,还有就是培养目标。“培养目标”很重要,我校友国际部,学生都是出国的,他们需要合作探究,我们国内中高考,探究多了,尤其是不伦不类的探究,是会“吃亏”的。当然,合作学习永远不仅仅是一种模式,更重要的还是一种教育思想。


 

  评论这张
 
阅读(44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