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益民教育生活馆

核心目标:对话生活、旨归语用、承传文化、觉解生命!

 
 
 

日志

 
 

敢遣“想法”上笔端(昆山)  

2012-01-09 07:07:30|  分类: 他人看我(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王益民《论语 说文 评教》 

刘恩樵

转自:http://liuenqiao.blog.zhyww.cn/archives/2012/201218221748.html

(作者小传: 刘恩樵,昆山国际学校教科室主任。曾获江苏省连云港市“先进德育工作者”、“优秀教育工作者”、“优秀青年教师”、“教育科研先进个人”、连云港市“十、百、千龙头工程”之“百名教学能手”、“江苏省中小学德育先进工作者”等称号。现为昆山市中小学远程继续教育“初中语文新课程典型课案例与点评”学科辅导教师,昆山市初中语文学科研究中心组成员。)

 

敢遣“想法”上笔端(转) - 三槐堂 - 三槐堂教育博客

 十二月上旬在镇江外国语学校参加第二届全国中语名师成长论坛,益民兄赠予我他的新著《论语 说文 评教》(语文出版社2011年8月出版)。典雅的装帧与别致的书名一下子就吸引了我。细读,则更是颇有感触。作者在后记与前言中这样写道:“这部作品是我2009年8月加盟到镇江市外国语学校后一年来写成的东西。”可见,这是一本作者在边教边读边思边写中诞生的书。我觉得,化用鲁迅先生的诗句,敢遣“想法”上笔端,是这本书给我的最大启发。这是一本非常适合对语文教学写作还比较迷茫的教师阅读,它会告诉你如何以自己的笔开启语文教学研究之路,告诉你语文教学研究写作写什么、怎么写与为何写。

写什么:教中思,做中得

翻开《论语 说文 评教》,你会看到,本书分为八个部分,即说理念、说文本、说设计、说作文、说综合、说模式、说课例、说瑕疵。这八个部分,其实就是我们平时教学所涉及到的基本内容。益民就是这样喝自己的语文咖啡咂摸出属于自己的滋味,也可以说是在自家的自留地里用心耕耘,从而书写出属于自己的耕耘心得。

益民老师,真是个有心的教师,爱思考的教师。“这几天镇江天阴雨,大课间不用去上了,我很孩子们说---继续早读吧!于是,早读由原来的15分钟变成了30分钟。”《怀念早读》一文就是这样开头的,然后,想开去,深思考,阐述了语文课要书声朗朗的观点。时下,很多学校要求教师写“教后记”,益民就此提出了“有效教学反思的几个要点”。《安恩与奶牛》是苏教版初中语文教材新增的一篇课文,益民马上细读研读,写了《<安恩与奶牛>细节描写例说》。上完《郑人买履》,益民就写了《<郑人买履>课堂教学过程与反思》。教了《展示华夏文化魅力》一文,他“琢磨课题,很不是滋味,感觉作者是在往自己(我们的国家,引者注)的脸上贴金”,于是,写了《这个题目是往自己脸上贴金》,尽管文章不足千字,但是,这是益民自己研读教材的“真知灼见”,是自己的“重大发现”,是很难能可贵的。

不用多举例子,书中基本篇篇如此。每一篇文章都来自于益民的语文教学现场,或在讲台上的思考,或在备课时的琢磨,或在听报告中的偶得,或与朋友聊天时的想法,等等。益民这本书里没有一篇是论文式的长篇大论,都是一些短小精悍感受或反思,完全是从自己教学的土壤里长出来的,因而十分的鲜润与清新。

语文教学研究写作写什么,其实,很简单,就像益民这样,写教中思,写做中得。从这里动笔,你就能“向青草更青处漫溯”,无限地靠近语文教学的真谛。

怎么写:我要写,经常写

我一直不认为教学研究的写作是技法问题。通读益民的《论语 说文 评教》,我似乎总结不出其中的技法有哪一些。益民的这本书,让我再一次确认,许多一线老师一直关心的“怎么写”的问题,其实是个伪问题。如果实在要说写教学文章有什么技法的话,那么,这种技法一方面在高中或大学读书的时候早就学会了,另一方面,这种所谓的技法也是一看就会的,属于无师自通。

关于“怎么写”的问题,在我看来,就是“我要写”与“经常写”。因为“我要写”,就能我手写我心,对教学实践中的想法自然地必须地把它记录下来。把想法化为文字,不管这文字是否通达文章是否完整,“我要写下来”成为了第一要义。因为“经常写”,就能熟能生巧,自成风格。

我仔细地阅读了《论语 说文 评教》,在技法上,我最看重的就是益民在自序里写的不是技法的技法:在这间屋子里(这是益民的一个人的办公室,引者注)尤其是早晚,我的心绪近乎虔诚,那种充满野性召唤的气息让我的潜意识随之波动,一杯咖啡,让自己的心在漩涡中沉淀下来,浮上液面的是心情,沉至杯底的则是我的奢望。”“晨曦还未散去,我就来到学校,走进办公室打开电脑,修改润色昨夜的博文。……夜晚,校园在喧闹了一整天后归于平静,我再次来到办公室里,再次泡上一杯茶,读书,写作,思考……”我静静地这些文字,仿佛看到那幢紧靠校门的行政楼上,在三楼的一间办公室里,不论早晚,都有一位语文人在静静地沉思,在阅读,在写作。“我要写”与“经常写”都化在这早早晚晚的灯光里与滴滴答答的键盘声中了。

“我要写”与“经常写”,这就是益民通过这本书,通过他的写作经历告诉我们的最为常识化地最为有效的写作技法。

为何写:炼智慧,促发展

有很多很多的教师,写作是为了评职称。要说为了职称,益民书中的文章大多与职称文章不一样,就是说,要送去职称论文鉴定的话,能否通过不打包票。益民的这些文章不指向职称,而是指向教学智慧的凝练与专业的发展。

其实,在一个教师的成长历程中,职称呀,荣誉呀不是不要,而应该是在教学智慧的凝练与专业发展的过程中自然获得的奖赏。

益民在大约一年的时间里,写了80多篇文章,这是很不容易的,令人敬佩的。写文章的过程就是一个历练的过程,就是成长的过程,就是一个生成智慧的过程。可以想见,一位教师,在一年的时间里写了这么多的文章,他的教学理念、教学实践、教学智慧能不发展与提升吗?怪不得在我与益民自2010年暑假有了近距离接触后,我发现他的自信,他的智慧,他的表达都让我肃然起敬,当我读了他的《论语 说文 评教》以后,我发现,益民是有“根”的,且“根”是扎在土壤里的。

我们发现,有的教师,尤其是青年教师,过于急功近利,往往不能把眼光放得远些,或者说不能仰望星空,又脚踏实地,总是希望立竿见影,探囊取物,而结果也常常是得职称而忘成长,见荣誉而忘语文的大义,不能像益民这样耐得住寂寞,一年写下几十篇文章。益民写下了像类似于《语文正遭遇生态性破坏》《<望海楼>教学设计之“五味”》《教什么还是怎么教重要》《列作文提纲的三种境界》《阅读教学要慎用“支架式”》《教学“模式”应该缓行》等等文章,这些文章每一篇都是思想的浪花,浪花朵朵才能汇聚成河;每一篇又是智慧的珍珠,珍珠颗颗才能凝结成塔。

所以,有了提升教学智慧的愿望,有了专业成长的动力,那么,写这些文章就不是一件苦事,而是一件乐事,不是一件难事,而是一件易事,因而,写什么的问题容易解决,怎么写的问题更容易解决。

为了凝练智慧与促进专业成长,在教学实践中就会有“想法”;有了“想法”想要记录完善就有欲遣“想法”上笔端的冲动;写得多了,就有敢遣“想法”上笔端的底气与自信。

“论语”、“说文”、“评教”,哪一样都应该是语文教师的本行。让我们也来像益民一样坚持这样做。请记住:长智生慧求发展,敢遣“想法”上笔端。

 

 

  评论这张
 
阅读(36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