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益民语文生活馆

核心目标:对话生活、旨归语用、承传文化、觉解生命!

 
 
 

日志

 
 

听课随想(67)语文公开课上的“絮语”(原创)  

2012-03-30 15:46:10|  分类: 观课评课(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镇江市第八期中学语文骨干教师培训班3月29~30日进行了第三次活动,三槐堂得以暂时抛开俗务,专心致志地听课,昨天听了四节,今天又是四节,这种感觉对于忙于俗务的我来说总觉得有点奢侈,自然收获也很大。不过,今天听课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位老师说“女士优先”,总觉得有点“听觉疲劳”,再一想,类似这种“课堂语言”还真是没少听见,仔细想来,还有一些话,确乎“老套”了些,权且称之为“絮语”吧,不妨看看——

絮语一:“同学们紧张吗?老师紧张呢!”

公开课有时是借班上课,即使是自己班,由于时空的差异,听众的区别,开课老师难免紧张,所谓“不紧张”,大略是善于控制而已。于是,很多老师喜欢在上课前搞点“课前谈话”,目的是轻松下气氛,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同学们紧张吗”,其实,尤其是小孩子,他们是真的“不紧张”,倒是让老师这么一问,反而紧张了。于是学生点了点头。如果学生说“不紧张”,老师赶紧补充一句:“老师紧张呢。”学生一般就笑了,于是,师生皆放松了。“课前谈话”有N种,此种为最初级的一种,作为语文老师,如果非得要“课前谈话”,一是要为本节课埋下“伏笔”,二是要充满文学与智慧,至于问“紧张”与否,纯属没话找话。

絮语二:“听说**学校的学生很聪明。”

借班上课,老师总喜欢“表扬”学生“聪明”一番,说白了,是拍学生马屁,其实,表扬与批评一样,只有直入心灵,才能让人相信不是假话,不是“假话”,如同不是“假药”,才有“疗效”。尤其是一上场就夸学生聪明的,其话语真实性令人怀疑。其实,在课堂里,当我们的学生的确很精彩的时候,感叹一句倒也无可厚非,无原则、无事实地夸耀,让人感到十分虚假。

絮语三:“谁来读?”

一些语文老师是颇有些朗读功底的,再加上上公开课,文本自然是非常熟悉的了,自己总要找个机会“显摆”下,但也不好太生硬,说,请听老师范读,这样容易被人指责为主体性不够,于是,他们巧妙地迂回:“同学们,优美的散文要靠朗读才能感悟的,谁来读?”学生自然是恨忸怩的,于是有男生“大胆”建议:老师读。如果没人“建议”也没关系,反正听课老师坐在后面也看不到,老师采取正如钱梦龙老师指出的“浑水摸鱼”法:“让我读?好呀。”如果学生“不开窍”,说***同学读怎么办?没关系,老师会说,你读第一段,我读第二段,好吗?总之,老师今天“读定了”。语文课,老师范读天经地义,只是绕了个大圈子,耽误时间不说,还给人留下“虚头巴脑”的印象。

絮语四:“还有谁知道答案。”

公开课与家常课是两张皮已经不再是秘密,两者的最大的区别,或者说本质的区别在哪里?公开课力求落实“三维目标”;而家常课是在瞄准“知识与能力”“一维目标”甚至是“知识”这“半维”目标。上惯了家常课的老师突然有一天要上“公开课”的时候,会在不经意间显现出家常课的话语体系,“还有谁知道答案”,就是其中一句,我们会经常看到有些老师把语文课上成“阅读训练课”,或者说是“语段训练课”,出示某语段,然后是几道阅读题,学生先思考,公开课的时候免不了要“小组合作”,最后是老师逐题“对答案”,不过,“高明”的老师不会说是“对答案”的,而是换个“新课程”的说法,诸如:请哪位同学发表下自己的观点,不过,一不小心说成“还有谁知道答案”纯属习惯使然。近期的公开课上,流行一种“问题导学”,满课堂都是学生预习时的提问,“以学定教”自然不错,但如果仅停留在学生的问题上,容易忽略文本的核心。至于“答案”一说,大约是应试的结果罢!

絮语五:“女士优先。”

现在流行一种“冷笑话”,我不知道课堂里的“女士优先”能否纳入其中,但我的确听到老师们说“女士优先”感觉很“冷”,所谓“女士优先”,是国际社会公认的一条重要的礼仪原则,它主要用于成年的异性进行社交活动之时。每一名成年男子都有义务主动而自觉地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去尊重妇女、照顾妇女、体谅妇女、保护妇女并且想方设法、尽心尽力地为妇女排忧解难。但在我们的课堂上,学生都是儿童,离“成年”还差一大截呢,“女士优先”之谓实在是于课堂这个“场”不合,于女生这个“人”不合。或许你要说了,这是幽默,但我肯定,所有被叫到回答问题的女生都不会这么认为。语文老师,语言贫乏至此,略见一斑。

絮语六:“请班长回答。”

那天听课,我竟然听到一位语文老师请同学回答问题依次是“班长”“学习委员”“团支部书记”“语文课代表”,后来,他还幽默了一句:我今天喊的都是“干部”噢。去年年底,童话大王郑渊洁发微博称:小学班干部制度是在培养“汉奸”,发达国家小学没有班干部制度,建议取消中小学班干部制度,让所有孩子平等成长。一时间,在全国引起了一次“培养汉奸”的大讨论。我们现有的“班干部”制度具有明显的“等级色彩”,是个小小的封建国。语文老师理应是民主启蒙的先锋,对于目前的班干部制度我们不需要再公开课的时候为其张目。借班上课,不认识学生,学生又不举手,正是体现课堂真实的最佳时机,随机请学生回答,更能体现公平,也更能体现课堂的生成。“班长回答”是在剥夺“非班长”们基本的权利。

絮语七:“一切景语皆情语。”

从小学,到初中、高中的公开课,这句话可能是被引用最多的一句,关注下课堂,学生对于这句也是“耳熟能详”,老师只要提到“王国维”,或者说出“一切”二字,学生马上就能接上。这句话并没有问题,关键是学生从小到大都被“景语”“情语”所“轰炸”,他们不是“疲劳”,就是“麻木”,至于“景语”体现怎样的“情语”,是如何体现的;还有,这里的“景语”和那里的“景语”有何不同,同样的“柳”,同样是“留”,不同诗歌里区别在哪里,学生倒是忘了,只剩下一个“一切景语皆情语”的标签。

絮语八:“这是我的QQ,欢迎同学们加我。”

一节课结束了,为了体现对学生的“人文关怀”,也为了说明自己的课对于学生而言是“意犹未尽”的,自己对于学生是“恋恋不舍”的。老师在下课铃响后,总要打出或口传自己的联系方式,流行的做法的留下QQ号,学生自然是很“兴奋”的,在外上公开课的老师多少还是有点名气的,即使没名气,也属于“外来的和尚”,他们竟然有“外来和尚”的QQ号,是很新奇这一民主的做法的。殊不知,等到他们回到家“加我”的时候,大都长时间杳无音讯。孩子们自己不理解,留QQ只是老师课堂的“最后一秀”,于民主与人文实无关联。

  鲁迅先生在《纪念刘和珍君》中说,“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凶残到这地步。”我也来“絮语”一番: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某些语文老师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絮叨到这地步。

 

  评论这张
 
阅读(44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