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益民名教师工作室

核心目标:对话生活、旨归语用、承传文化、觉解生命!

 
 
 

日志

 
 

他山│听陈国安老师说散文课堂笔记(转)  

2017-11-18 16:02:08|  分类: 教育理念(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山│听陈国安说散文课堂笔记(转) - 三槐堂 - 王益民语文生活馆

(陈国安,苏州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文学博士,苏州大学附属实验学校校长)

 11月18日,清晨,虽然寒风吹彻,虽然路途“遥遥”,虽然一路都是北风蹂躏的落叶讲述着昨夜的残暴,还是赶往宜城,那里有一场关于散文阅读教学的约会。“六房”教授陈国安果然博学多识,更有名士风度,三个多小时,多有惊人之语。近年,他扎根中小学语文课堂,将自己对于文本的理解活化为一节节思维的、审美的语文课。应试的语境下,语文早已面目全非,一如清晨路边零落成泥的银杏,幸而有君,语文还算有些亮色。

但是,陈君的报告从逻辑的角度过于滋蔓,缺少策略性知识的概括,他自己也宣称很少写论文,这就对了,还是要多写,尤其是陈教授这样的人,不愿意写作,或者不勤于写作,必然会带来报告的零散以至于生活的随性,当然,从个人的角度,这也没什么不好,每个人都要做自己,而不是别人眼中的自己。好吧,拾得珍珠如下(因为记录速度和我个人偏好的原因,个别的地方可能有小的出入,且未经陈教授审核,请慎重传播):


●  这么多年,语文和文学一直在互相伤害。

●  叶圣陶他们编教材,对于文本进行了“美容”;如今却是“整容”,不知道那块肉是自己的,更可怕的是“毁容”。一个六流的作家(叶)去改四流作家的作品(朱自清《春》),结果可想而知。

●  我教《社戏》是用了6节课,用的是鲁迅的原文,小说的前面还写了两次看戏,这是写“社戏”的缘由,不明白这个你是读不懂《社戏》的,这两次看戏用的是散文兼有杂文的笔法,1922年,“小说”还不是很成熟的。

●  我用一个月的时间教了三篇小说,鲁迅的《社戏》,阿城的《峡谷》,林海音的《爸爸的花儿落了》。然后学习丰子恺的《山中避雨》,最后是写作。

●  《明天不封阳台》这一类文章矫情得很,鸽子是飞不到20层(原文是12层,估计陈教授弄错了,12层可以吗?不知道)楼上的,通篇语句不通。

●  语文课首先是思维课,而不是情感课。学生会思考了,他就站起来了,否则就是软体动物。

●  散文是离实用性文本最近的文体。

●  我不大喜欢鲁迅,胡适很好。普通话说不好不要紧,n、l不分,前后鼻音比不分也没关系。一年级不要学拼音,字也不一定要写好,自己的姓名五年级几分钟能学会,为什么非要一年级用上一段时间?我不大会用ppt,都是我太太帮我的。我不发电子邮件,习惯了用毛笔写信。

●  说明文分为三类,分类后,能确定你的教学内容。《中国石拱桥》是文艺性说明文,“中国”是有情感的,这篇文章发表于1962年,这个背景决定了行文中有一种骄傲。

●  都来讲普通话,小学一年级学拼音,这些对于孩子都是伤害,自己的名字小学一年级会学几天,五年级几分钟就能学会。

● 余秋雨、周国平、王开岭,他们的散文都是余光中所说的“花花公子散文”这一类型;台湾的蒋勋和林清玄也是这一路数。(附,余光中关于“花花公子散文”的论述)

千篇一律,歌颂自然的美丽,慨叹人生的无常,惊异于小动物或小孩的善良和纯真,惭愧于自己的愚昧和渺小。不论作者年纪多大,他会怀念在祖母膝上吮手指的童年。不论作者年纪有多小,他会说出白胡子的格言来;“记得有一位老哲人说过:人生……。”

这类散文像一袋包装俗艳的廉价的糖果,一味的死甜。几乎每一位花花公子都会攀在泰戈尔的白髯上荡秋千,唱童歌,说梦话。

花花公子的散文泛滥了整个文坛,除了成为“抒情散文”的主流之外,更装饰了许多不很高明的小说和诗歌。这些喜欢大排场的公子哥们,用起形容词来,简直挥金如土。……他们最乐意说教,讨论“真善美”,可惜他们忽略了“真”,他们的眼泪沦为冒充的珍珠。

●  翻译的作品是无法进行语言赏析的,如果说语言好,那是翻译者的水平,不是原作者,这样一来,你的教学内容就要相应有些变化。如《再塑生命》。

●  古典诗词总体的特征是凄美。小说就是说的跟真的的一样;福斯特《小说面面观》说,小说是有一定长度的散文。

●  古代诗人的眼前是远方,背后是故乡。写了一辈子思乡的诗词,就是不回去。

●  朱自清的《绿》是女性主义的体现,受到美国自然主义的影响,也有他个人正在形成的刹那主义。

●  大宋朝内士大夫肉体是不会被毁灭的,但灵魂每天都被碾压。余秋雨说他要回到大宋,是不懂历史。

●  柳永是混文艺圈的,你要知道,文艺圈是没有性别概念的。

●  散文要有一种“端正”的情感。“端”是其外形,“正”是其内心。真情实感和真人真事不是一个概念。散文是最能实现以读促写的。

●  《济南的冬天》这个题目是编者改的,原题是“冬天的济南”,原题更准确。《幼时记趣》这个题目也是莫名其妙,我让学生根据课文内容重新组合。《三峡》这个题目也有问题,其实这是郦道元为“巫峡”作注,题目应该是《巫峡》。

●  十八、九岁是诗歌的年龄,连梦都是玫瑰色的;二十八、九岁是散文的年龄,二人世界,卿卿我我;三十八、九岁是小说的年龄,三口之家,社会缩影。四十八、九岁是杂文的年龄,上有老、下有小,诸多不如意,人生多感慨;五十八、九岁是小品文年龄,开始归于平淡;六十八、九岁呢?——看戏。

●  教育就是教会孩子思考,这样孩子才会站起来。让孩子思考,自己首先要思考起来。

●  培训,不是学知识,而是碰撞。

●  散文,没有了标点、没有语气助词,也就没有了散文。“我家的后面也有一个园,相传……”杨斤澜《春风》一文中有“春脖子短”,我让学生进行不同标点。

●  不要把试卷作为语文的围墙,今天不考,不等于明天不考;明天不考,不代表人生不考。

●  散文是有所滋蔓,又能一以贯之。

●  我是很少写文章的。现在大学写论文,谁写谁看、写谁谁看。

●  政治家你一定要用最险恶的心理去想他。

●  《湖心亭看雪》中“问其姓氏。是金陵人,客此”,答非所问,为什么?看过《陶庵梦记》你就知道。《记承天寺夜游》“念无以为乐”,“乐”在何处?朝云为他新添一子,后来的苏遁,再者他自己大病初愈。

●  我有六个书房,我说我有“六房”。


后记:想陈老师的这场报告,正所谓有所滋蔓,又能一以贯之。“一”是什么?散文的阅读教学策略,有哪些?一是拨开“教参”的迷雾,回到真实的历史语境中去。二是拨开文本崇拜的迷障,走到作者真实的内心去。三是拨开情感的迷奚,绕到语言文字和思维的背后去。四是拨开考试的迷魂,回归文学艺术的审美中去。




  评论这张
 
阅读(6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