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益民语文生活馆

核心目标:对话生活、旨归语用、承传文化、觉解生命!

 
 
 

日志

 
 

幽会刘恩樵:南山一品语文是(原创)   

2017-02-09 18:04:34|  分类: 文学小品(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语:2月6日,恩樵来镇江,我们一同登临南山,共话语文。本来事已经结束,哪知恩樵写了篇散文,曰《幽会王益民》,一时勾起我的写作兴致,想起一个一个细节,恩樵真是个有笑点、有故事、有写点的人。下午,动笔写下本文。竟有四千余言。发给恩樵“审核”,他说“入微,入情,入味,入趣”。)

 

幽会刘恩樵:南山一品语文是(原创) - 三槐堂 - 王益民语文生活馆

( 本文插图均为本人当日作品)


立春后,心里就多了一些期盼。恩樵说,六号来镇江看望我。我很“惊诧”,“苏语五人行”的“书记”梁增红曾谆谆告诫我们说,十九大前任何私人间的“幽会”总会有瓜前李下的嫌疑。网络的那头,恩樵似乎也看透了我的心思,说,“漫谈下语文”。真好,正迎合了我的那份一直以来的孤独。


幽会刘恩樵:南山一品语文是(原创) - 三槐堂 - 王益民语文生活馆


早上八点,就在出站口静候,离到站还有几分钟,便在一旁专心致志地刷着“朋友圈”,突然,有个人拍了下我的肩膀,抬起头,看到一张红扑扑的“老”脸,黑边眼镜后面的眼睛紧盯着我:恩樵兄提前到了!

“该死的铁道部(好像已经“死”了,现在是“总公司”了),竟然提前了,也不通知下我,记者和献花儿童还没来呢!”我热情地握着恩樵的手,调侃着。谁让他是我们“苏语五人行”的“团长”呢,况且,他一直想提拔我为“团副”,怎奈另外三个家伙“虎视眈眈”的,似有不服。

镇江的锅盖面自从恩樵上次在巷子里尝过后就“耿耿于怀”,每每提及,并将与昆山的奥灶面相比较,结论是,还是别人家的饭香。车站下面的这家也不错,恩樵消灭了最后一根面后,赞许了一句:“这面味道好!”然后颇有君子风度地一小口、一小口喝完了“黢黑马乌”的面汤,还去吧台要了两根牙签,递给我一根,被我婉拒。然后习惯性地跟女掌柜攀谈起来,夸耀“面好吃”,正当他要拉开“卖萌”架势的时候,被我搂着他的粗腰离开了锅盖面。


幽会刘恩樵:南山一品语文是(原创) - 三槐堂 - 王益民语文生活馆


的士师傅显然是会错了意,把我们送到了南山西入口,我们要去的是南山风景区西门,或许是我表达有误罢,更重要的,是我们在车上完全进入了一种“海聊”状态,我这个“老镇江”也忘记了早已偏向,直到“假终点”。作为“朱门”弟子,恩樵这一路的话题是“新教育”以及我们共同的公益项目——星火教师。他说今晚的新年第一次网络会议,要贯彻新教育“上海会议”的精神。作为新教育的志愿者和践行人,恩樵的一以贯之与从一而终是榜样。

我让司机直接开到南山文苑景区,原计划是在我的办公室完成本次接待的。镇江,兄弟们来过多次,去风景区是要花银子的,只是这次逗留的时间有点长,恩樵好古,不如请他去南山一品。


幽会刘恩樵:南山一品语文是(原创) - 三槐堂 - 王益民语文生活馆


如果说,“三山”(金山、北固山、焦山)是镇江人的庭院,南山则是镇江人的后花园,一座以历史文化著称的城市,注定不是喧嚣的存在,她需要城市对她的呵护,而不是“利用”与“打造”,更为重要的,这种历史文化的价值走向是在精神上滋养、濡染、激励这座城市,而不是创造当下的GDP。从这个意义上,南山地位应该超越5A的“三山”。


幽会刘恩樵:南山一品语文是(原创) - 三槐堂 - 王益民语文生活馆


一进园,恩樵就止不住的“乖乖”,这是他惊叹时的“口头禅”,我疑心是受了《皇帝的新装》的文风影响。“文苑”,以纪念我国南朝著名文学理论家刘勰及其巨著《文心雕龙》为主题,同时展示镇江古今科技文化名人的风采,在布局和结构上,都独具特色,颇有古典园林之风。我们走进“文心阁”,站在刘勰砖刻画像前,恩樵说,“刘勰,我来查查和我是否同宗。”好像不是,恩樵有些失望,但紧接着说“刘向和我们是同宗!”我在心里想了一下,难怪这家伙有点“汉儒”的风度,原来有汉脉,这话到底没说,说出去了,他还不骄傲死。


幽会刘恩樵:南山一品语文是(原创) - 三槐堂 - 王益民语文生活馆


文心阁东南有一泓碧水,这就是雕龙池,池中的知音亭是一座攒尖顶方亭,亭子的四檐上分别挂有四位书法家题写的真、草、隶、篆四块“知音”匾额,亭中汉白玉石碑正反面镌刻着《文心雕龙》的名段。对于摄影取景颇有点研究的恩樵来说,面对这番精致是要忙活一阵的,他开始“指导”起我的取景来,自己也用“小米”忽上忽下、忽左忽右拍照,对面有一对青年男女玩自拍,恩樵看他们还没有离开的意思,便叫了一声“那边真好玩”,青年男女充耳不闻,我笑他,你这一招也只能对付“刘牧之”(恩樵娇孙)。恩樵憨憨地笑了。


幽会刘恩樵:南山一品语文是(原创) - 三槐堂 - 王益民语文生活馆


其实,这次游南山我还是“别有用心”的,要让恩樵“震撼”一下,文化名城可不是徒有虚名。

回廊形轩馆是镇江的名人馆,我朗声介绍着这里面的文化名人:刘勰、萧统、戴颙、米芾、陶弘景、马相伯、赛珍珠、茅以升……恩樵此时早已忘记了“乖乖”,直接不顾教授风度,叹曰“国骂”。我自然很自豪,忍不住补充了一句:“这么多名人,我还没算王益民哩。”恩樵很配合地“哈哈”大笑。


幽会刘恩樵:南山一品语文是(原创) - 三槐堂 - 王益民语文生活馆


名人馆的外面,有一组书法,作为“非著名书法家”的恩樵是不会放过任何一处鉴赏的机会。匾额、楹联、壁书字体多为行草隶篆,还有太多生僻字,我们一般在心里默念一下,或者干脆略过,如侥幸能通读,便假装辨认一下,然后读出声音来,以示通透。恩樵则逢联必读,大都能自圆其“读”,偶有“障碍”,便迅疾自撰,非专业人士不辨,故,总能引来游客的“崇拜”。可惜这次园内仅有我们二人,但恩樵的“斗志”依然顽强。

墙壁上有一幅毛泽东手书的古诗,恩樵不断有“障碍”,奇怪的是,我却能顺畅读下来,他顿生疑惑,朝我目光处看去:盖有一宋体在旁!恩樵“大彻大悟”:难怪了!


幽会刘恩樵:南山一品语文是(原创) - 三槐堂 - 王益民语文生活馆


昨天,我在微信里提醒恩樵今天要穿运动鞋来,因为从文苑到招隐要穿过竹林景区和一段原始次森林,这里的植被以乔木和松木为主,高大参天,整个林子显得很幽深、寂静。宋代王安石在此隐居时,曾这样描述:涧水横斜石路深,水源穷处有丛林。米芾在这里整整驻足40年,并用“城市山林”来称谓这方他深爱的水土。这段山路,正好可以好好聊一聊语文。


幽会刘恩樵:南山一品语文是(原创) - 三槐堂 - 王益民语文生活馆


他开始如数家珍般谈起他多年来总结出的他的“新语文”之道:“大阅读”、“日写作”、“思课堂”和“微课程”。几十年来,在语文实践的层面,他就没“消停”过,一个不甘寂寞的语文人,才有今天的繁华;一个不愿在繁华中苟且的语文人,才有寂寞的文字。他一边走,一边恣意地说,好在前后没有其他游人,否则就要“恐惊路上人”了。“添得黄鹂四五声”是谁的诗句?那是一种热闹,恩樵的课堂改革何尝不是他自己的沸腾?

一路走来一路说,有点气喘吁吁了,但丝毫不减他“开讲了”的兴致。前面有一位晨练的老者也在爬山,正在石阶旁休息,包裹里播放器播放地方戏曲,恩樵在“苏语五人行”里素有“十八搭”之雅号,关键是,只要一有机会就与陌生人搭讪,仿佛为了证明自己就是“十八搭”一样,“老人家,哪里有声音?”“老人家”斜视了自己的包裹,用标准的镇江话说了句:“慢慢爬,不砸急。”


幽会刘恩樵:南山一品语文是(原创) - 三槐堂 - 王益民语文生活馆

 

过了“飞鸟亭”,轮到我“开讲了”,对于我的实践,恩樵和其他兄弟是熟知的,我用读、写、听、说、研五个课程模块,试图还原“真语文”的本来;是基于现代视野、教育情怀和教学现状的课程建设,是对于功利的背叛、对于语文的救赎、对于体制的突围。八年,一个人、一门课程、一个梦想。虽然,是一种孤独的存在,但我今天的孩子们喜欢,昨天的孩子们乐道。这,也许就够了!

有时候,我在想,“苏语五人行”为什么能抱团,大约是因为我们“臭味相投”。思想者的知己,只在远方。


幽会刘恩樵:南山一品语文是(原创) - 三槐堂 - 王益民语文生活馆


招隐景区坐落在南山的北面,这里幽深谧静,曾是无数鸿儒参悟人生的圣地。音乐家戴颙在这里成就了三部古曲《游弦》《止息》《广陵》,南朝太子萧统在这里完成了中国第一部诗文总集《昭明文选》,听鹂山房、读书台、增华阁等总让人产生无数的遐想。


幽会刘恩樵:南山一品语文是(原创) - 三槐堂 - 王益民语文生活馆


恩樵有一个提议,也是他的一个宿念,要带自己的学生来镇江,请我作导游,我说,我让行舟文学社的孩子们与你的学生对接,同游南山吧。但也产生了一些忧虑:孩子们并不喜欢这样的文化。恩樵说,“这是真正的文化,他们需要在这里浸染下,理解什么是崇高,什么是雅趣。”说完后,紧紧的盯着我,眼里有一丝期盼、还有几分愤怒。我知道,此刻我们又想到一起,忙连声说“就是、就是”,恩樵这才舒缓了下来。


幽会刘恩樵:南山一品语文是(原创) - 三槐堂 - 王益民语文生活馆


下山途中,到达石牌坊“宋戴颙高隐处”,下有“招隐”二字,石柱上有联:“读书人去留萧寺,招隐山空忆戴公。”恩樵看着这个石牌坊有些年月,又把楹联读了一遍,我知道,接下来,我就成了他的“御用”摄影师了。一个如此爱好被拍和拍摄的人,竟然不玩单反,戴颙不奉诏是真隐士,恩樵不买相机是假爱好。我深以为。


幽会刘恩樵:南山一品语文是(原创) - 三槐堂 - 王益民语文生活馆


时辰已经过了中午,我们返回梦溪路50号,我们学校。原计划在诺丁牛排餐厅用餐的,看这个家伙谈兴甚浓,征求他的意见:在我办公室“美团”如何?他欣然同意,后来我才知道,他没“团”过,还要看看如何“团”。

巧了,办公室还有一瓶红酒,可惜没有启瓶器,恩樵看着摆好的饭菜,“拍照控”的他早已迫不及待了,听说没有启瓶器,我原以为他会说“那就不喝了”,却来了句“办法总是有的”,我只好“忍痛割爱”,并将瓶塞往瓶里塞,一用力,红酒散在墙纸上,“血溅鸳鸯楼!”他说道。“哪有鸳鸯?”我问。“我们不是一对吗?”说完,诡秘地笑了笑。

继续我们的语文话题,我搬出我主编的校本教材,五册《文学读本》和诗集《满眼风光北固楼》,恩樵摘下眼镜,远远地翻看着,动情地说,“这就是你的‘昭明文选’呀!”一句话,把我感动得立即加了两份“牛肉粉丝汤”。恩樵慢慢地放下我的教材,戴起眼镜,感慨万千地说:“萧统要有电脑该多好呀!”气得我差点要“取消订单”。


幽会刘恩樵:南山一品语文是(原创) - 三槐堂 - 王益民语文生活馆


时间在和“知音”相处的时候总是飞快。不过,我得“举报”,恩樵这次是“专程”来镇江的,只是怕那三个家伙“嫉妒”,编出了“路过”“经停”的谎言。在招隐,我说“撒个谎吧”,恩樵说他也“正有此意”。这还是有点出乎我意料的,我嘛,反正是“坏坏的”出了名,“浓眉大眼”的恩樵也如此?算了,“幽会”都“幽”了,还怕什么?回到家,写下今天的微博——

兄长恩樵,经停镇江,共话语文,携手南山。

感佩名城,文心长廊,刘勰艺论,响彻宇环。

竹林隐逸,非丝非竹,山水清音,五音流啭。

增华萧统,文选绵长,笃好玄学,赏爱无倦。

一路论语,专致课堂,老骥伏枥,课改无限。

美团午餐,拉菲作伴,自家小居,耳热酒酣。

醉心课程,唏嘘沧桑,撸袖大干,志在远方。


幽会刘恩樵:南山一品语文是(原创) - 三槐堂 - 王益民语文生活馆


很快,那三个家伙知道了此次“私会”,晚上,在我们的微信群里,各种“谣言”与“猜测”不断。“梁书记”最后痛心疾首而又语重心长地说:我说过多少次了,这里重申一下,不要私相授受,“苏语五人行”重大人事安排“书记”说了算!

 

 

  评论这张
 
阅读(7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