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益民名教师工作室

核心目标:对话生活、旨归语用、承传文化、觉解生命!

 
 
 

日志

 
 

工作室 · 共研(1804)|《幼时记趣》课堂实录(袁莉莉)  

2018-04-05 20:34:11|  分类: 槐工作室(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幼时记趣》是苏教版七年级上册第二单元的一篇较浅显的文言文。在第一课时的教学中主要落实了字词篇章的翻译及“读通”的任务。本实录为第二课时教学做到“读懂”

执教人:袁莉莉

执教班级:镇江市外国语学校七(10)班

执教时间:2015年10月13日

 

师:同学们,每个人都有自己难忘的童年。童年是一首动听的歌,回响着快乐的旋律;童年也是一本漂亮的故事集,记载着无尽的趣事。清人沈复在向我们介绍他的快乐童年生活时,说自己童年“时有物外之趣”,今天让我们继续进入沈复的“幼时趣事”中。

首先,让我们来一组小竞赛,看看大家对上节课内容掌握了没有

小组竞赛: 

要求:

1.所有同学合上书本。组长负责指定序号。 

2.小组内每个成员必须参与,以顺时针的方式轮流回答。

3. 小组成员全部回答对的,可以小组加3分;若有一成员答错的,小组倒扣1分,以此类推。

(小组竞赛,优胜小组予以加分奖励)

师:你能否用文中的一句话概括课文的内容? 

生:应该是“故时物外之趣”。

师:谁能说说 “物外之趣”(板书)是什么意思呢?

生:“物外之趣”的意思是观察物体本身以外的乐趣。

师:为了说明这一点,那么作者向我们介绍了哪几件童年的趣事呢?

小组讨论,轮流发言:

作者一共写了几件“趣事”,用生动的语言绘声绘色的讲述给小组内的同伴听用简洁的四字短语概括。

生:写了用烟喷蚊子、在山林中游玩和打蛤蟆三件趣事。

师:大家觉得三件事有趣吗?

生:有趣。

师:日常生活中,你们喜欢蚊子吗?

生:当然很不喜欢,总悄悄的吸人血,又疼又痒。

师:如果你用烟喷蚊子,你最想得到什么结果?

生:把蚊子喷昏,然后弄死它。(大家笑)

师:对呀,蚊子是害虫,遭人讨厌,本无什么有趣之处,可怎么觉得有趣呢?

生:他把烟当做云,把蚊子当作鹤,把蚊子在烟中飞鸣比做了“鹤唳云端”,所以觉得有趣。

师:那你觉得这个“趣”是体现在蚊子 “冲烟飞鸣”,还是蚊子像“鹤唳云端”呢?

生:趣在烟雾中的飞鸣的蚊子都像“鹤唳云端”。

师:那这个趣是体现在物体本身,还是“物外”呢?

生:物外。

师:既然“趣”体现在物外,那刚才概括的“用烟喷蚊子”还恰当吗?

生:不太恰当,我觉得这样概括:观看蚊子飞鸣像“鹤唳云端”。

师:意思有了,还欠简洁。

生:我觉得可以再简洁地概括为:观蚊如鹤。师板书

师:大家同意吗?

生:同意。

师:那好,我们在一起看看另外两件事概括的恰当吗?

生:“在山林中游玩”概括的不好。因为不是作者真的身在山林,而是他在花台边因为观察花草和昆虫入了神(师板书:观察),忘了自己,所以很自然地把细小的花草和土砾想象成了山林(师板书:想象),他好像在其中游玩。

师:哦,看来不是“身游山林”。

生:是“神游山林”。(大家齐答,微笑,师板书)

生:这里的山林不是真的山林,是想象的,所以要在山林上加上双引号。

师:很好,你考虑问题真周到。

生:我觉得“打蛤蟆”是三个字,与“观蚊如鹤”、“神游山林”不对称,改为“鞭打蛤蟆”比较好。(师板书)

师:你能说说这里的“鞭”什么意思?

生:鞭子。

生:不对。因为“鞭打”是用鞭子打的意思,所以“鞭”应该是用鞭子的意思。

师:你说的很对,那以此类推,课文中“鞭数十”的“鞭”应该是——

生:用鞭子打的意思。

师:同学们悟性真不错。“鞭”字的词性在这里不再是名词,而变成了动词,这就是文言文中常见的“词类活用”现象,以后我们还会经常遇到的,请大家多留意。

师:同学们,读到这里我倒有点纳闷了:蚊子咬人,是害虫,作者不打;而蛤蟆类似青蛙是益虫,作者却鞭打,这个沈复小时侯真是淘气,有点不知道好歹啊!

生:老师不应该责怪作者,因为作者生活在清代,他小时候可能还没有科普读物呢,他不分害虫还是益虫,只要好玩就行,这正是说明了作者很单纯、很天真。

师:(幽默的)哦,天真不是错误。

生:我认为作者打蛤蟆有两个原因:一是蛤蟆长得太丑陋了,把作者给吓着了;二是作者正在聚精会神地看虫子打架,看得正带劲的时候,蛤蟆突然窜出来把两只虫子吃了,害得他看不成好戏了,所以很生气。

师:说话可要讲根据呦!大家说说这两个“鞭打蛤蟆”的理由能站得住脚吗?

生:能。

生:课文中“呀然惊恐”一词就表明了作者当时很害怕。

生:作者能把在烟雾中飞鸣的蚊子比作“鹤唳云端”,能把从草当作山林,把虫蚁当作野兽,把土砾当作丘壑,说明作者很有想象力,他这个时候看两只虫子打斗说不定正想象它们之间正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好像在看戏一样呢。“方出神”表明作者看得兴趣正浓,现在蛤蟆冒出来突然坏了好戏,就像看好玩的动画片突然停电了,当然很生气了。

师:恩,理由充分。对了,作者“见二虫斗草间,观之正浓”,说明了他又有了“物外之趣”,正像你说的“说不定它们之间正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可是作者并没有像前两件事那样把它说明白啊,现在请大家想象一下,“观二虫斗草间”可能会有怎样的“物外之趣”呢?

生:作者可能正把“二虫斗草间”想象成两个大力士在草地上摔跤呢。

生:作者说自己会“以虫蚁为兽”,所以他可能把“二虫斗草间”想象成了一只大狮子和一只老虎为了争猎物,正在山林里互相撕咬呢。

师:(幽默的)哦,那可是场重量级争霸赛!

生:作者可能想象成了妈妈正带着孩子在公园里做游戏呢!

生:我觉得这个想象不恰当,因为文中写的是“二虫斗草间”,“妈妈带着孩子做游戏”不能体现“斗”字争斗的意思。

师:你的思维真敏捷!张开想象的翅膀虽说可以无所羁绊,纵横天地古今,可是在一定的情境下,也是要考虑想象的合理性的。

生:我们孩子都喜欢看《少林寺》,我想作者把它们想象成了一对小兄弟在练武功。

生:我还补充一点“鞭打蛤蟆”的理由:两只小虫子它们在自己玩自己的,没有招谁惹谁,突然间被癞蛤蟆吃掉了,癞蛤蟆就是罪犯。作者一定觉得两只小虫子很可怜,要为两只小虫子报仇,所以很痛恨癞蛤蟆,于是就用鞭子打他了。

师:作者对癞蛤蟆的痛恨之情体现在用鞭子打之外,还体现在哪里?

生:还体现在打的数量上,“鞭数十”,就是说打了它几十鞭子。

生:还体现在痛恨到再也不想见到它,把它“驱之别院”了。

生:我觉得痛恨之情首先体现在“捉蛤蟆”。作者认为癞蛤蟆是肇事者,不能让他轻易溜掉,要先逮住它,才能好好惩罚它一下。

师:听了大家这一段分析,看来同学们已经学会了概括课文,也学会了从文章语言里去寻找“蛛丝马迹”的趣味。

出示投影:

林语堂曾经将《浮生六记》翻译成英文介绍到美国,俞平伯也曾说此书“俨如一块纯美的水晶,只见明莹,不见衬露明莹的颜色;只见精微,不见制作精微的痕迹”。

师总结:看来有趣的不是事,而是沈复这个人,请同学们总结一下:这些“物外之趣”背后有作者小时侯哪些很好的情感和品质呢,大家能用一些词语来形容一下这种好的情感和品质吗?

生:善于观察

生:见义勇为。

生:有同情心。

生:勇敢无畏。

生:爱憎分明。

生:还有善于想象。

师:看来同学们已经理解了这篇文章。学完后,老师想送几句话给同学们:趣事无处不在,

观察就会存在。童年总会离开,童心却可永在!

课后大家也写一两件童年的趣事,让老师和新同学们一起来分享你的趣味童年


焦静:

【课例共研】昨晚就抱着手机学习了袁莉莉老师的课例《幼时记趣》第二课时,今早得空再反复研究,有这样几点感受:

一、目标定位准确,即做到“读懂”。

第一课时扫除了字词句章理解上的障碍,全文学生已经整体感知。第二课时“读懂”,更多的是引导学生理解“物外”和“趣”,感受沈复丰富的想象力和浓浓郁郁的生活情趣。在这个定位下,课堂控制得张弛有度。

二、牵一发动全身,围绕一个问题展开课堂学习。

以“作者向我们介绍了哪几件童年的趣事”为纲,拎起全文。用学生概括的标题作为教学资源,启发学生思考这样该概括是否恰当,为什么,从而引导她们理解“物外之趣”。

三、找准切入口,深挖掘

课堂设计最精彩的最后一处“鞭打蛤蟆”,一般课堂上老师都会引导学生理解沈复“嫉恶如仇”、“同情弱小”的情感;但是袁莉莉老师设计了“大家想象一下,“观二虫斗草间”可能会有怎样的“物外之趣”呢?”的环节。这个环节首先能够帮助学生理解“物外之趣”,是前面两次“物外之趣”学以致用的检验;同时也是让学生放飞思维自主想象,让她们自己体会“物外之趣”的一次机会,体现“主体”地位。果然,这里学生发言热烈。

四、恰当引领,渗透情感

结末,说“看来有趣的不是事,而是沈复这个人”,引导大家理解沈复,引导大家做一个有趣的人。老师送给大家的话“趣事无处不在,观察就会存在。童年总会离开,童心却可永在!”好记易懂,同学们一定说得津津有味。

我改一改:“趣味无处不在,用心就会很嗨。童年总会离开,童心却可永在!”

五、几点商榷

1. 课堂第二个问题要求“并用简洁的四字短语概括”,站起来回答的学生并没有用四个字。是不是可以不用限制为“四个字”,就是简洁地概括。

2. 案例里“那你觉得这个“趣”是体现在蚊子 “冲烟飞鸣”,还是蚊子像“鹤唳云端”呢?”课文第二节“观蚊如鹤”有两个画面:“青云白鹤”、“鹤唳云端”,两个都很有趣,也都是沈复想像出来的画面,都很有趣,这样问是不是欠妥。两个画面中间用“又”间隔,可以引导学生读一读,体会层次和画面。

一点感想,和大家共研、共学。


苏成才:

起跑线上的美丽

我是一个不太喜欢在电影院看电影的人,可是一部印度的《摔跤吧爸爸》似乎有些改变我的固执,一部《战狼2》又悄悄地改变了我的偏见,特别是4月4日上映的的这部印度《起跑线》,似乎彻底改变了我的不去影院看电影的价值观。

什么是教育,什么事教育公平,人们期待什么样的教育?

或许,这有点杞人忧天,这哪里是我们忧虑的范畴,但至少,我们眼下的孩子,我们教师的课堂,我们捧在手中的书,他们是我们的一亩三分田,私人的自留地。这些我们能不担忧吗?

袁莉莉的这节课,犹如给自留地的青苗泼洒了滴滴雨露,貌似看不出禾木的成长,但已经为种子的发芽,开花,结果集聚的无穷的生命和力量。

七年级,第一学期,第二单元,应该还是刚刚跨入初中,体验中学生活的第三、第四周吧!我们这些可爱的小升初的孩子,有的(尤其是农村资源短缺的不均衡学校)还没体验到中学生活的丰富多彩,就早早地夭折了对科学、对学习、甚至对人生的兴趣,过早地厌倦起学习生活来。不为别的,问题至少一半是出在我们的课堂。

尽管课改之风也吹了不下七八年,可是总有“春风不到玉门关”之痛惜,课堂学生的主体地位喊得雷声震天,可是真正到了常态课,却又原形毕露——满堂灌,一言堂,至多也就蜻蜓点水般一笔带过。

说来,老师似乎也有痛处:都在抱怨考试惹的祸。没办法,要追求升学率啊,不抓分数抓素质,你输得起吗?的确,分数是学校的生命线,没有了他,就像天上没有了太阳,即便你的夜空有几颗星星,那也只是点点而已,算不上明亮。于是乎,片面一味追求分数的的大棒驱使着一位又一位的教师披星戴月地印讲义,改卷子,讲题目。此时此刻,还有多少人记得要收藏保存儿童那一份天真,那一份童趣呢!

有一个很矛盾很对立的问题,来自于小升初家长甚至是小学老师,他们非常质疑中学语文教师的教学能力:为什么孩子小学时语文都能90大几分,怎么到了中学,连个80分竟成为稀罕了?

事实好像也在质疑这一问题,为什么中学数学,物理,化学,甚至英语可以满分,偏偏语文没有满分?我也在想,这到底是试卷难易度出了问题,我们学习的内容出了问题,我们的教学方式出了问题,还是我们孩子的语文审美能力出了问题……

仅从袁莉莉老师的这节课来看,我们的课堂可能就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这节课上,袁莉莉老师是俯下身子,轻轻地牵引着我们的孩子,一起离开起跑线,一路奔跑,不忘带领学生欣赏一路的美丽风景,不急不燥的,慢慢欣赏,以最大限度的把孩子的那份童真童趣当文物一样,珍贵的保留下来。我想,就在这一路上捡起的片片美丽,终将能编制出鲜艳而美丽的人生花环。

一、以师言激学情——勤于激励引领人。

整份案例最大的特点恐怕就在于袁莉莉老师的激烈性语言,用的够足,也恰到好处,如“很好,你考虑问题真周到”“ 同学们悟性真不错”“ 说话可要讲根据呦”“ 你的思维真敏捷”……像这样的过程性评价语言不下于6次,这就充分激发了学生的学习热情,课堂学生的主体地位也就自然而然地尽情流露。在这样精神语言的嘉奖下,学生的思维始终是处于兴奋状态,而不像有的课堂,变成了单口相声或者一个和尚在默默地念经,其余的和尚明则闭目养神,实则昏昏欲睡。

二、以生身融学情——善于幽默和蔼人。

细心观察,你会注意到,这份案例中学生有一次大笑,教师有两次微笑,尽管只有三次笑,但他却昭示了这节课的另一个隐形的魅力——教师能俯下身子,走近学生,走进学生的学习圈子,在这个圈子里与生共学,与生共进,与生共乐,一反教师总是高高在上的姿态,让学生总觉着你高不可攀。其实,只要我们放下身姿,走进学生,那你也就一定融入了学生的世界,学习的世界,你的幽默,你的和善,带给你的不仅仅是学生学业成就的进步,还会带你融入语文这个神秘又充满无限审美魅力的理想王国。

三、以思考促学情——忠于思考启发人。

课堂的问题设计做到了回旋往复,自然就摆脱了肤浅,深水之处才会有无限的风景。孔子曰:“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老先生的谆谆教导,袁莉莉老师谨记在心,并运用自如。 通观全篇,我们会发现,袁莉莉老师至少有六处做到了这一点:“既然‘趣’体现在物外,那刚才概括的‘用烟喷蚊子’还恰当吗?”“哦,看来不是‘身游山林。’ ”“这个沈复小时侯真是淘气,有点不知道好歹啊!”“现在请大家想象一下,‘观二虫斗草间’可能会有怎样的‘物外之趣’”呢?”“作者对癞蛤蟆的痛恨之情体现在用鞭子打之外,还体现在哪里?”“大家能用一些词语来形容一下这种好的情感和品质吗?”在袁老师这样的循循善诱下,学生的学习思维自然而然地如花苞遇见了春风和雨露,尽情地绽放着属于他们自己也属于这节课的美丽。

乡村也好,城里也罢,谁都不希望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这其中需要家庭的融入,社会的关爱,更缺少不了我们一线教师在三尺讲台上的倾情而有魅力的绽放,因为:教育是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师师美丽,生生美丽,我们的语文课堂必将美美与共!


王益民:

袁莉莉老师是课例《幼时记趣》,学生概括三件趣事第一件的学习过程:“用烟喷蚊子”(师:不是趣事)、观看蚊子飞鸣像“鹤唳云端”(师:不够简洁)、观蚊如鹤。这是一个真实的学习过程,但有的老师喜欢“答案”,学生也习惯在“全解”上找答案。虽然学习的结果是一样,但因为过程的省略,就失去了一次思维的训练。遂想起我们班蔡、张,每每答问,絮絮叨叨;使其用三言两语;再责成三五词语。这是一节真实的课。为什么“鞭打蛤蟆”的研讨,串起对全文的理解。这是一节主问题明确的课。因为有了这个问题,“原文”不断被引用、分析,这又是一节以文解文的课。过程、主问题、以文解文,值得学习。只是这个课例似乎还省略了内容,总嫌单薄哩。


倪佩芳:

四月课例共研——《倾听的力量》

遇到过不少的课堂,发言人数可达上百,齐声回答的频率更是高。老师急于追索正确答案、完成教学环节,无视倾听学生真实的发声;学生揣摩老师的出题意图,急于表现自已,无耐心倾听同伴不同的发声。课堂上此起彼伏,看似热闹,实则低效、甚至无效。这样的课堂每个人都急于表达,却忽视了倾听——倾听别人、倾听自己。

没有倾听,就没有信息的判断、比异、求同、整合、筛选的思考过程,五花八门的发言,其效果又从何谈起。袁老师的这节课,让我看到了倾听的力量。

倾听是一种教学的艺术。在概括三件趣事这环节,第一个学生的答案是“用烟喷蚊子”,明显和“观蚊如鹤”这正确答案有差距。日常课堂上,我们一般会问学生“有其它答案吧”,暗示学生答错了。或者“能用原文中的字句回答吧”,暗示可以用其它字词来概括。学生就会顺着我们的提示,在书上找,直到找到标准答案,师生方皆大欢喜。而袁老师的课堂,没有立马否定学生的答案,第一步抓住一个“趣”字,用学生最真实的生活体验,告诉学生“蚊子飞鸣“并不有趣;第二步,又比较“蚊子飞鸣”和“鹤唳云端”两者的不同,从来明白作者所说的“趣”的真正内涵在想象,在“物外”;第三步,又要求学生简洁表达,最终得出了预设的答案。老师层层深入地带领学生在课本里探索、研习,这个的学习过程是最真实的。

备课前,我们都会对问题有个预设。在课堂上,不自觉会引导学生往预设上走。特别是公开课这样的特殊环境,为追求教学环节的完整、流畅,会有选择的倾听,自动过滤有偏差或错误的发言,急于完成教学任务。而这些预设之外的发言,往往是学生思维最真实的表达,如何处理引导是老师智慧的体现,其生成亦是最有效的,这过程一定是课堂最精彩的部分。

倾听也是学生的一种能力。在想象“二虫斗”之趣的时候,有一学生想象成了“妈妈正带着孩子在公园里做游戏”,另一生立马反驳道,“斗”字有争斗的意思,母子游戏的场景并不合适。回答正如袁老师所说的有理有据,“思维缜密”。除此之外,我觉得最难能可贵的是这孩子身上体现出来的“倾听”的能力。面对外来的信息,你是否有思考、比对、整合、组织,再有针对性发言的能力。反思自己的教学行为,不知多久没有关注过学生是否有在倾听同伴的发言了。我们都只关注学生听“我”说了没有,家长只问“我家孩子发言了吗”,学生只在意“我的答案和老师的一样吗”,却从不关注倾听——思考了没。而听—思—辩的过程,能使好学生思维能力能得到极大的锻炼,也是后进生跟上大部队的极佳学习机会。

“教育是面向丑小鸭的事业”,倾听即是学生的一种能力,亦是教师的教学艺术。慢一慢点,再慢一点,等等后面的那些个孩子吧。 


朱燕:

仔细研读了袁莉莉老师《幼时记趣》第二课时的课堂实录,最深刻的感受是:预设与生成相结合,紧扣文本尊重学生。这节课预设的教学目标是:读懂,即“理解文章中作者感受到的物外之趣”,在学生很好的理解了“观蚊如鹤”“神游山林”两个物外之趣以后,老师没有简单的引导学生“鞭打蛤蟆”之趣,而是结合学生童真的一面,站在学生的角度,紧扣文本和学生一起分析作者“鞭打蛤蟆”的原因,于是我们看到很多“有趣”的答案,比如:“还没有科普读物”“就像看好玩的动画片突然停电了”“一对小兄弟在练武功”等等。我们在学习沈复先生的文章,了解沈复先生的“有趣的灵魂”的同时,我们何尝不是也需要学习“通过想象发现文本的物外之趣”吗?

王老师说“只是这个课例似乎还省略了内容,总嫌单薄哩”。 这个课例究竟省略了什么样的内容呢?暗自思忖:究竟什么是“物外之趣”,学生明白了吗?“物外之趣”趣在哪里,学生感受到了吗?“物外之趣”如何产生,学生理解了吗?我们有物外之趣吗,学生寻求到了吗?既然是“幼时记趣”,那这堂课一定应该是童趣十足、笑声朗朗的吧,老师引导到位了吗?这样的理解不知是否正确,和各位“室友”探讨。


袁莉莉:

努力做到“文言共生”——《幼时记趣》教学反思

这节课设计的初衷是因为自己想在“文言共生”上有一些突破。

平时的文言文教学因为应试原因,多有两种形式:1.文、言分开讲解;一般会是第一节课落实字词翻译,第二节课落实课文内容,而两者一般来说是割裂的。2.流于形式的对话,牵引学生到标准答案,似乎文言文相对现代文而言,更加不需要教师个人对文本的独特解读,因为它更加浅显直白。然而这样的课堂上久了,难免有些腻味,就犹如戴着镣铐久了,竟想着翩翩起舞。于是我开始想在文言文这一文体上有些突破,更加注重学生对文本的感知,注重对作者在这篇小文章里传达出来的“味道”感受。

从整节课来看,部分达到了我的设想。比如(1)文言共生。虽然课堂一开始我还是常规的利用了小组合作来检查学生对字词翻译的掌握。但是在讲解课文中,我也开始有意识地贯穿对特殊字词的理解,如“鞭数十”的“鞭”的特殊用法。(2)言意共生。作者的“物外之趣”很多是通过简洁的文字来表达的,如“果如鹤唳云端”的喜悦,这是一种“蓄意营造效果”达到目的后的“童趣”,又如“呀然惊恐”“鞭数十”的“凛然正义”,这些都是需要学生慢慢揣摩才可以体会到的。因此我通过让学生不断潜入到文本的字里行间去体会感受。

只是,这节课当中遗憾也很多,比如少了孩子们趣味性的朗读,再比如如何产生物外之趣更多还是我个人的总结。记得王老师在他的《相遇语文好课》这本书里曾归纳过几种失败的课堂结尾,我这节课不幸正中其中一种,自我“卖弄”,强行结束,这是我要注意的地方。


赵素青:

学习袁莉莉老师《幼时记趣》课例心得:

《幼时记趣》选自清代诗人沈复的《浮生六记》,俞平伯也曾说此书“俨如一块纯美的水晶,只见明莹,不见衬露明莹的颜色;只见精微,不见制作精微的痕迹”。不着痕迹,尽得风流,文言文教学如何做到文言共生?首先,师生共生,教师的生成激活学生的学习生成,这几课袁老师以小组对抗赛的形式激活学生的兴趣点,进而巧妙地过渡到主问题“物外之趣”, 紧扣“物外之趣”的意思,设计了几个小问题“作者写了几件趣事?”“你也觉得这几件事情有趣吗”,引导学生在读懂言的基础上,读懂文,学生概括能力的培养重在思辨,“危而持,颠而扶”,教师引领学生穿行在文本中去品、去悟、去比较,学生在反复的思辨中思维能力得到提升。其次,学生和学生共生,即通过学生的学习生成互相激活,不断丰富课堂的学习生成和学习资源。教师的工作是激发学生的好奇心,思想家麦考莱曾说“在所有人当中,儿童的想象力最丰富。”如何唤醒学生的想象力?比如,当老师提出“‘观二虫斗草间’可能会有怎样的 ‘物外之趣’呢?”,一石激起千层浪,学生各种想象妙趣横生,思想的价值和思想的影响力是成正比的,生生之间思想的相互触碰不断丰富课堂资源。 “作者的情感和优秀品质?”这一问题呼之欲出。总之,莉莉这节课从教学设计到文本细微解读都回归到语文教学的本真状态。


蒋惠:

读袁莉莉老师课堂实录《幼时记趣》:《幼时记趣》是七年级学生接触到的第一篇文言文,一些重点的文言文字词以及文言文学习方法对于学生来说,是要重点掌握的。袁老师在第二课时一开始就用小组竞赛的方式,充分调动学生的集体荣誉感参与进来,并且是轮流答题,不是请小组代表作答,这样每一个同学就都有了展示自己的机会,从中老师也可以检查学生的掌握情况。接着,袁老师的课堂重点紧紧围绕“物外之趣”展开——什么是“物外之趣”?有哪些“物外之趣”?学生饶有趣味地概括,并且明白“物外之趣”由作者的仔细观察和丰富想象中得来。在学习“鞭打蛤蟆”时,老师引导学生想象“二虫斗草间”是怎样的一幅画面,学生想象的思维被充分激发出来,想象出的画面精彩纷呈。学生也依据文本、紧扣文本,概括出作者幼时同情弱小、惩罚强暴的性格特征,俨然也是课堂上生成的一大趣事。


凌亚萍:

读袁莉莉老师《幼时记趣》课堂实录:袁老师这节课是对《幼时记趣》的第二节课的处理。最大的感受,袁老师在整节课中真的只是在启发、引导、点拨,大部分是学生紧扣文章内容在讨论、课堂生成,不疾不徐,课堂节奏恰到好处。比如概括趣事的环节,孩子的概括有出入,袁老师没有立即纠正,而是以一系列问题引导学生:“你喜欢蚊子吗?蚊子遭人讨厌,你觉得有什么趣吗?那你觉得这个“趣”是体现在蚊子 “冲烟飞鸣”,还是蚊子像“鹤唳云端”呢?那这个趣是体现在物体本身,还是“物外”呢?既然“趣”体现在物外,那刚才概括的“用烟喷蚊子”还恰当吗?”这些问题一步一步启发学生到文本中抓关键词来品析,这是语文课堂上的一个重要能力。像这样的环节,本节课比比皆是,使本节课师生之间的互动对话有益而高效,值得学习。


丁洁:

学习了袁莉莉老师的《幼时记趣》,感动于教师对于学生的巧妙的启发和点拨,感动于学生良好的合作思考习惯,对于文章的理解,更够做到结合生活,结合实践,通过感悟,层层递进深入的理解文本,可以想象这是一节生趣盎然的课堂。

如果说,提点想法的话,这是一节文言文的阅读理解的课堂,首先应该有朗朗的读书,其次教师的问题少一些,学生自己的品析多一些,第三,品味语言本身多一些,文本之外的内容少一些。

希望我们的文言文的课堂,多些文言的味道,多些字斟句酌的品味,多些朗朗的读背声。


杨茸茸:

读袁莉莉老师《幼时记趣》课堂实录收获:

《幼时记趣》是七年级上学期的一篇文言文。王荣生教授在《文言文阅读教学设计基本原理》一文中指出,在文言文中,“文言”、“文章”、“文学”和“文化”一体四面,相辅相成。我以为袁老师这节基本体现出了文言文这“一体四面”的特点。教学实录略去了这节课的第一个环节,但推测应该是对第一课时字词篇章翻译的检查。这是从“文言”角度,解决了《幼时记趣》作为一篇文言文的基本问题。这节课更多的时间,是请学生用简洁的四字短语概括本文写的三件趣事,以达到学会概括课文、学会品味语言的教学目的。学生在概括内容的时候,深入到文本中去,比如学生赏析“二虫斗草间”的一段,很精彩。学生展开想象,物外之趣可能体现在很多方面,学生注意到对“斗”的理解,自己分析判断哪些想象是合理的,哪些是欠妥的。文言文阅读教学就是要着力于文言文的炼字炼句之处,章法考究之处。这就是“文章”、“文学”特点的体现,长久的训练可以提高学生的欣赏品味和审美情趣。

作为一节课而言,本课的容量显得略有不足。情感的精髓,但是不是还需要注意到“幼时”二字。本文写了三件事,老师带领学生重点分析了第三件事“鞭打蛤蟆”,因为学生普遍觉得这件事最有趣。作者,或者说幼时的作者是不是也觉得第三件事最有趣呢,可能不一定,虽然第三件事情着墨相对多些,但是第一件事作者说“怡然称快”,第二件事作者说“怡然自得”,可以说三件事都给幼年的作者带来了很大乐趣,以至于多年后还念念不忘。可是为什么学生不太能体会到前两件事的趣味呢,因为七年级的学生已经早已脱离“幼时”了。长大了看到蚊子只会一巴掌拍死,长大了也就不会再注意那些瓦砾了,因为我们的想象力早就被禁锢在重重规矩之中了,于是我们体会不到其中的趣味了。所以我想老师是不是还可以再突出一下这些其实都是“想象”之趣,这些都是只会发生在“幼时”之趣,所以在长大后读来,尤为美好。


符婷:

读袁莉莉老师《幼时记趣》课例有感

《幼时记趣》是沈复《浮生六记》中“闲情记趣”的起始部分,近期恰巧重读《浮生六记》,清人管贻葄对这一部分的评价是“烟霞花月费平章,转觉闲来事事忙。不以红尘易清福,未妨泉石竟膏肓”。“闲情记趣”读来幽趣昂然,袁老师的课例也给我这一感觉。虽没有在现场听课,但可以想象上课时师生的精彩互动。

袁老师的课例是第二课时,想必在第一课时中已经处理好了文言文教学中“文”的教授环节,所以第二课时的一开始,就用一个小竞赛的形式检测学生们上一节课的成果。比赛的形式极易激发初一学生的学习兴趣,用得妥当。此为教学的第一环节。如果竞赛结束后能多一个朗读环节,可能会更好。一来再次熟悉文本,为第二环节教学打好基础,二来,可以对朗读提一些小要求,比如读出趣味来等等,加强学生们的代入感,好像自己也回到了小时候,重新体会那些长大了就忽略了的生活中细枝末节的趣味。第二个教学环节主要是概括,并引导学生从文章语言里寻找蛛丝马迹的乐趣。这里袁老师设计了三个层次的问题。其一,找出能概括文章的一句话(整体感知);其二,要求学生用生动的语言讲述趣事,并用四字短语概括(深入文本);其三,通过反复追问引导学生注意作者的趣味来自“物外”,也就是想象(咬文嚼字,细读文本)。三个问题层层深入,符合认知规律。第三个环节,总结作者小时候的情感和品质。这个环节也是我心存疑惑的地方。问题中的“情感”和“品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在我看来,能体会得到别人注意不到的乐趣,跟沈复的性格有关,那就是想象力特别丰富、特别心细。沈复虽颇有才气、心气高傲,但骨子里其实很好热闹,是红尘中人,有苏州小市民活泼的内心。他幼时“鞭打蛤蟆”,也许只是小孩子最朴素的价值观——你打扰了我看虫子打架,真讨厌,我要把你赶走!从学生们的回答来看,“见义勇为、有同情心、勇敢无畏、爱憎分明”等也不属于“感情”、“品质”的范畴。

上周,有幸参加“苏教杯”的听课,听到某位特级教师(也是最后的一等奖获得者)所授《送东阳马生序》,整堂课并没有特意进行字词句的翻译,而是以文带言,行云流水,酣畅淋漓。袁老师的这堂课,面向刚接触文言文不久的初一新生,有意引导孩子们关注文本语言中的蛛丝马迹,我想,和那位特级教师的理念也是不谋而合的吧。


张平:

袁莉莉老师的《幼时记趣》课堂生动活泼,先通过小组合作竞争的方式回顾已学过的内容,在分析文章的阶段,通过归纳概括几件趣事,有效的训练了学生的概括能力。在这个阶段中,老师避免了生硬的评价和硬性的标准,而是通过学生互评的方式,在共生中完成了课堂的生成。这无疑是教师对课堂掌控能力的体现。

在环节上,老师先点出“物外之趣”,然后学生去文中寻找、概括几件趣事,又重点品读了“神游山林”和“鞭打蛤蟆”,整个过程流畅自然,学生参与度很高,课堂目标的打成也非常到位。不过我对于这里的处理还有一点自己的意见。因为“物外之趣”是这几件事情共同的特征,先让学生找到文中的这四个字,再让他们去概括几件事,就属于结果先行,也很难突出“物外”这个关键点。不如先从文章的题目“记趣”入手,让学生寻找事件、概括事件,在概括中,学生一定能从“用烟喷蚊子”这样浅层次的答案逐渐上升到“观蚊如鹤”这样能体现“趣”的答案。因为“趣”其实不难发现,难的是如何品读“物外”,这才是文章的重点。“物外”意味着对事物本身的超越,由“蚊”到“鹤”,正是这种超越的体现。可以抓住文章中“以大写小”的语句,如夏蚊之“成雷”,蚊子鸣叫之“唳”,土砾草丛之“山林”,蛤蟆之“庞然、拔山倒树”,重点朗读,“物外”自然可以体现出来。

最后,袁老师把“趣”这个字引申到沈复这个人身上,这确实是神来之笔。因为唯有有趣之人,才能作此有趣之文,才能享此物外之趣。这样,就把这篇看似浅显的小文进行了深入的挖掘,让学生享受到的思维的乐趣。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