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益民教育生活馆

核心目标:对话生活、旨归语用、承传文化、觉解生命!

 
 
 

日志

 
 

“骄傲”抑或“悲哀”(原创)  

2007-12-01 16:55:36|  分类: 教育反思(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次回家安徽是“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外出漂泊九年,与很多兄弟的感情被时间冲刷得淡薄了,加上我也是每几个月就回家一次,早已没了“新鲜”感。还是不去打扰我的兄弟们。昨天中午,最后还是忍不住告诉了青松,他一声吆喝,又是满满堂堂一桌人,一番寒暄后,话题自然转入“教育”。

家乡的教育是家乡人民的骄傲,“皖南八校联考”每次总是第一,连芜湖一中也不再话下,然而我的同学告诉我,今年有两个高三的学生精神失常,有一个孩子从六楼轻生。我无话可说,人们已经熟识了,或者说麻木了“加班加点”,生命的逝去是因为生命的脆弱或没有对抗生命的顽强。席间,我的同学,一位很有地位的公务员,他说,他的女儿前年上了南师大,当年,她应该可以去上北大中文系,要去复读,我的同学说:你上高一的时候是90斤,高三是70多斤,你再上高三,你不要命我还要命呢。我默然,为应试教育……

我的好兄弟对我说,现在初一学生晚上学习到10.30已经的很正常的了,高中学习到凌晨1、2点也不稀奇,我极端诧异,我知道,应试已经“深入人心”,但不知道已经“深入骨髓”,我除了悲哀,没有更多的表白。

教育的终极指向是生命,当教育没有指向生命的时候,还是教育吗?想到生命的时候,我的眼泪又来了,为了逝去的年轻的生命……

也为了不再亲热的兄弟情。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