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益民教育生活馆

核心目标:对话生活、旨归语用、承传文化、觉解生命!

 
 
 

日志

 
 

散文│那年中考(原创)   

2017-06-19 21:03:13|  分类: 文学小品(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那年中考(原创) - 三槐堂 - 王益民教育生活馆
 

 

2017年中考,我竟赚的考点“副主任”名头,“副”职,历来大有讲究,要么重任身,要么闲人虚职。这回的三天,正值南“水深”火热,惟有镇江这里凉风习习,惬意绵绵。值守暇余,念那年中考,往事依依。

皖南水乡,河流纵横,都是长江细脉。七月中旬,高考刚过,就迎来了省统一中考。江南的黄梅天脚步还没走远,黄焦焦的太阳,火辣辣的天就宣布是它们的天下了。我们200多名考生“机班在两岸稻田夹着的漳河里“通通通”行走半天,到达南陵县城,住进“籍山旅社”。之前,校领导会来这里“踩点”,预定好房间。这里有吊扇,呼呼响,里有自来水,可以浑身冲个凉。还有一点,也是最重要的,距离考场很近,属于十字街商业区。不知如今“籍山”安在?中心位置早已旁落了吧。

乡下的孩子,有的是第一次进城,头一晚多数睡不着,我跟孩子们说,李白当年《南陵别儿童入京》他就住在这里哩,睡吧,必是吉兆。那晚,就在他们的门外轻轻地提醒,直到孩子们进入梦乡。

那年的中考,是改变命运的一次考试,“鲤鱼跳龙门”就看这一次,可以上师范、医科,技校等,一旦高中,便能转户口、转粮油关系,成为“城里人”,最重要的,毕业后能“分配工作”,至于上高中,那是没出息的孩子的选择。造化就是这样弄人。

可是,即使这样,也没有家长随同“送考”,老师们也想不到三天穿不同的衣服(据说分别是红、绿、黄)以“图个吉利”,更谈不上烧香拜佛了,还有抢“头香”什么的。家长通常是这样叮嘱:好好考,考不上跟我一起做(种)田。

那年,特别喜欢带队出征,连续九年也不厌倦,一方面是自己“切亲”的学生需要最后的照顾,我不敢说更重要的原因还有每天十几块钱的补助。但惦记着十字街那几家卤菜则是实打实的理由。晚上的桌餐是以前少有的丰盛,但校长总要吩咐我去“沾点啊你”(买点卤鸭),尤其是乡教委干部来视察,就要照例加几个菜,倘若是县教委,则就要进饭店了。可惜,去饭店总也轮不到我陪同,要看学生的,于是兄弟几个“忿忿不平”,狠狠地“沾了很多啊你”,还喝上了啤酒

“籍山旅社”最动人的一幕是每晚的集中考前辅导,通常延请本县各科名师,政治、化学、数学居多。政治多是徐老师,他身居要职(乡教委主任),但不弃专业,总会提前拜见几位政治大咖,于喝茶(酒)闲聊中捕捉信息。晚上,全体考生齐聚会议室,无比虔诚地恭听,生怕错漏一个字。偶尔也有猜中,名师便名声大噪,会风光一年;多有不中,便答曰,我知道猜不中,主要是安定考生情绪。那年,我也曾“押中”过一次作文题,但终究未成名师,为全体毕业生上大课,终是梦想一场。

第一场考试科目总会是语文,大概是“国文”的缘由吧,也有人说“文无第一”,有利于考生首场后的情绪稳定。学生一回旅社,我们便“顺便”听听他们聊什么,作文题目、难易程度、答题状况听了个大概了,再次“顺便”走进他们中间,“严令”他们禁止继续讨论。中午的饭桌上,全景扫描学生脸色,以判断他们的情绪。听说隔壁班有人作文疑似走题了,忙跑过去宽慰他们的语文老师:我班说不定也有。

中午的午休对于从没午休习惯的孩子们来说是个大问题,但又必须午休,一来中午时间长;二来要为下午考试养精蓄锐。值班的任务就交给我们班主任。我通常守在楼梯口,叮嘱服务员,还有领导、老师们的轻声慢步。那时,真有一种神圣的使命感。

闲来无事,惯常是打牌,流行什么,玩什么,玩到极致。似乎教师均善于此道。学生进了考场,或者是晚上,没有值班任务的,就汇聚一室,开始较量。平兄不但精于算计,更擅长冒险,攻坚战战神;何兄、徐兄颇有战略,通常最后发力,是个谋略家;王兄后来居上,貌似鲁钝,大智若拙,福将是也。凤兄数学出身,步步杀机,语气神态尽显战场风云诡异。可怜我一介书生,常被他们揍得体无完肤。后来流行打80分”,两两作战,便没有人“带我玩”了,最后沦为“小二”,买买西瓜、买买卤菜兼站岗放哨耳。平兄、徐兄有时也会“带我玩”,凤兄也带过一次,但被他骂得“狗血淋头”,我从此告别牌坛,直到今天。

三天的中考很快就结束了,但船要第二天下午才有,便有半天的空闲,孩子们会买上一两件“稀罕物”,有的是第一次进“新华书店”。中午,我们踏上了回家的路,,还是来时的“机班船”,还是那条清亮亮的漳河,还是行驶在稻花香里。船上,女生们都在窃窃私语,几个男生打上了扑克,甚至喝上了啤酒。许是毕业了,他们不再忌惮老师罢。我则喜欢站在船头,手把栏杆,任夏风吹拂,早已思接千载矣。后来才知道,这文艺范儿

下了船,还有八里土路,要靠脚板底丈量的,一段路,脸上早已是汗涔涔的,放眼望去,几家早稻已经开割,一场酷日下的“双抢”,早已夹河那边静候书生多日。



  评论这张
 
阅读(46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